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莲花校的女婿们(第三十章 春水泛滥)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奇书    阅读次数:6505    发布时间:2014-08-21

十几分钟后,王贞乐呵呵的回来了。

二个女孩儿跟在身后,一人身着一件男式夹衫,神采飞扬,乐不可支。

“等急了吧?”五贞笑呵呵的看着吴刚:“让你见笑,跳舞还做生意。可我不比你拿铁饭碗,上下班是没有时间的,得抓紧一切机会生存。”

她瞟瞟人头涌动的舞池,伸出双手:“跳吧,《卢山恋》的音乐,我最?#19981;?#30340;电影插曲。郭凯敏和张渝,一对金童玉女呢。”

吴刚就挽住了她的手腰,滑进了舞池。

要说吴刚本来就不算笨,又?#21448;?#32422;定了王妃,心情舒畅,愉?#20204;?#26494;。

结果这一曲下来,熟练有余,舞姿轻盈,跳得如痴如醉。王贞有些惊奇的捏捏他的手:“哎,看不出来,跳得还可?#26376;鎩?#21487;怎么刚才像木头一样,硬邦邦的?”

吴刚踩着节拍进左一转,进三步,然后再向右一旋,退三步,信口开河。

“你以为我真不会啊?这跳舞也像看电影,高潮总是留在后面呢。”

王贞就轻轻掇掇他,低笑道:“鬼着呢,哎小吴,快30了吧?再不?#22303;抖土叮?#23601;要真正成个大胖子啦。这男人也和女人一样,要保持身体的均匀,才对?#32422;?#30340;健康有益。”

吴?#31456;?#21534;吞的走着步子。

“怪了,刚才那个王妃说跳舞是?#22303;?#36523;体。你现在也说是?#22303;?#36523;体。怎么你们女人这么?#19981;抖土?#36523;体,难道女人跳舞就是为了?#22303;?#36523;体啊?”

“跳舞不是为了?#22303;?#36523;体,那你认为是什么?”

王贞又掇掇他,眼睛闪闪发光。

“男女有别,男人对跳舞是怎么想的?”“王大姐,你是要我直说还是隐喻?”吴刚心一动,恶作剧的歪着?#28304;?#29916;?#26377;?#30597;着她:“真想听?”

“把‘大’字去掉,叫我王姐就是了。”

王贞淡淡回答。

“男女有别,思维不一样,答案也不同,说吧。”“是想艳遇!”吴刚脱口而出,然后瞧瞧对方的神情。见王贞似乎并无太反?#26657;?#25165;接着说下去。

“?#20154;?#23567;弟无罪!男女有别,确实不一样。你想呵,天天面对看惯了的老婆,连背上有几颗痣都清楚,好没意思啊。”

“?”

“不过我事先申明,虽然我看惯了?#32422;?#30340;老婆,却没有红杏出墙之心。如果不是她出差去了,今天?#19968;?#19981;在这儿呢。”

“哦,当老师也要出差?”王贞捏捏他手背,示意左转,然后问:“你说她是什么教学组的,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的,还有时间出差?”

“忙忙碌碌就是为了出差啊,全国性的观摩交流学习会哟,市里,不,全省就莲花校派了小教组参加,机会难得呢。”

吴刚骄傲挺起了胸膛,仿佛?#32422;?#27491;在领奖台上。

“你不懂的!掌声雷动,鲜花如潮,中央领导接见,握手鼓励,人生?#27604;?#27492;,无美酒也沉醉!”……

好半天,王贞突然问:“那你平时一定十分?#25293;?#32769;实告诉我,你幸福吗?”

吴刚讶然。然后是沉默。

“有人以甘做幕后英雄,默默支?#38047;?#20184;出为乐;有人则以相互?#26469;媯?#30456;互支持,共同成功而自骄;还有人,以个人的努力奋斗最大化,达到人生辉煌的顶点为荣。”

王贞打破寂寥,轻柔的推推他。

“你愿意是哪种?”

吴刚摇摇头。说实话,他觉得王贞的这些提问,早已超出了?#32422;?#30340;理解和承受。吴刚对此的理解与此说是浑浑噩噩,不如说是从来就没有?#29616;?#24819;过。

大学教?#20381;?#22352;了一年半。

因觉得实在索然无味,或者说是智力有限实在跟不上,?#32422;?#23601;跑了出来的吴刚,顶替在区食品公司当小干部的老爸,捧上了铁饭碗。

而?#19968;?#38752;着?#32422;?#39640;中毕业和大学1年半的学习经历,名正言顺的坐进了办公?#25671;?/span>

?#28304;耍?#35273;得?#32422;?#19968;帆风顺,正在朝着区商业局正式干部目标前进的吴刚,根本就觉得王贞问得奇怪。

再则,到这儿跳舞原本就是为了放松减压,谁还有兴趣去听这些屁话儿?他有些不?#22836;?#30340;用鼻孔哼哼:“随便!现在是什么曲?#24433;。?#24618;好听的。”

王贞有些失望的轻轻摇摇头。

随着吴刚边跳边聆听。

?#21834;?#40575;鸣翠谷》的插曲嘛,这部电影去年刚上演的,我?#19981;丁!薄?#21018;才是《舞恋?#32602;?#29616;在又是《鹿鸣翠谷?#32602;?#21710;王姐,看来你特别?#19981;?#30475;电影啊。哪来那么多的时间和钱?”

王贞轻轻摇头,喟然长叹。

“你不懂的!人生如梦,理想如虹,现?#31561;?#32593;啊。我们生活在一个残酷?#21738;?#30340;时代,在这个时代,有人痛苦,有人高兴,更多的人浑浑噩噩。

只有从电影虚构的情节,唯美的画面和如水的音乐里,才能让人忘却痛苦?#22836;?#24700;,从而感到活着的意义和生存的价值。”

吴刚吓得一把抓紧了她。

“什么,王姐,你说什么,这个时代不好么?全党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上,在本世纪未实现四个现”

“行啦行啦。”

王贞紧捏捏他的右手,苦笑笑。

“看我说到哪儿去了?对了,《鹿鸣翠谷》插曲很好听,你哼得来吗?”“我不?#23567;!?#21556;刚?#37096;?#31505;笑:“整天忙天革命工作,很少看电影的。”

“那好,我哼给你听听。”

于是,随着舒缓的音乐,王贞低哼起。

“清清天池水 / 巍巍长白山 / 烽火中诞生的新一代 / 战斗在壶口边. / 大地铺青草 / 山间流清泉 / 幸福中成长的新一代 / 莫忘那泉水甜 / ”……

啪啪!传来二声清脆的声响,舞场一则突然喧哗起来。

紧接着,一个姑娘捂着?#32422;?#30340;脸蛋,披?#39134;?#21457;的匆忙跑过。

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在一个年轻的男士身上,只见他瞠目结舌,?#38480;?#19975;分,脸颊上有二个鲜红的耳光印……

舞会散场时,吴刚伸起颈脖子东张西望。

王贞直笑。

“别?#20381;玻?#20154;家王妃早走了。王妃嘛,?#27604;?#24471;如仙女下凡,来去渺然,岂容得凡夫俗子久久观赏?再说,人家不是答应了你,你那一千块人民币的赏金,马上就要到手了吗?”

吴刚惊得直眨眼。

“什么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23433;?#30340;!”王贞一捋鬓发,紧紧夹克衫:“走吧,人都快走完啦。”带头朝外走去。吴刚朝台上看看,乐队正在闹哄哄的收拾着,刚好水刚也正站起来往场?#26143;啤?/span>

吴刚就指指门外,表示?#32422;合?#36208;了。

水刚点点头,拍?#20320;?#21018;的肩膀。冷刚也站起来,朝吴刚摇摇手,再坐下收?#21834;?/span>

踩着满地落叶,一个人走过曲?#38203;?#24189;,听着蝈蝈在草丛中鸣?#26657;?#21556;刚突然感到一阵孤独和?#25293;?#25260;头看看夜?#30504;?#26376;华如水,繁星似眼,有风抚过,带来秋天的清凉。

想想任悦此刻正在?#26412;?#21313;三平方第一次显得那么的空旷和冷清,吴刚就有了不想回家的心思。

慢腾腾挪到了大铁门,他一眼就看见浓郁的?#40723;恢校?#29579;贞静静而立,宛若一朵凌风吐蕊的夜来香。

“王姐,怎么还没走?”

“没瞧这夜黑的?”

“我送你。”吴刚想也不想,一?#30007;?#33179;:“走吧,我就是你的保镖。”“你不怕吗?”王贞突然抛过来一句:“夜半三更,孤男寡女,瓜田李下。”

“怕什么?再说,你那么勇敢潇洒,还怕别人嚼舌?走吧!”

吴刚豪气的双手一抱:“远不远?”“不太远,也就十几分钟吧。”

王贞的家,座落在一片平房中间。门前一排齐腰高的冬青,翠绿茂密,冬青之?#26657;?#26159;蛋青色小方砖镶嵌的?#35775;媯?#38271;约五六米,一直通向大木门。

开门进去,是时下常见的大间房。

靠后处用素花布帘一拉,把宽约三十个平方房间,隔成了二半。

屋里陈设普通,整洁十净,散发着浓郁的女?#20113;?#24687;。唯一让吴刚意外的是,在双人床的床榻上,放着一台他从没看到过的台式机器。

王贞进去后,随手一脱,脱了男式夹克衫。

在明亮的灯光?#26657;?#20154;更显得苗条年轻。

她拿起杯子冲了二杯牛奶,这才发现吴刚还一直站在门口,便笑:“怕我吃了你,进来啊,进来坐坐。”

吴刚有些犹豫不决,探头探脑的瞅瞅。

“你,你一个人住?”

王贞递一杯给他,?#32422;?#19968;仰?#20445;?#21653;?#28966;?#22108;就是一大口,在嘴巴里涮涮,再用力吞下,一展脖子:?#26263;比唬 薄?#37027;,那?”

“哦,他早就走了啦,离了,走了,就这样。”

王贞平淡的解释,手挥?#21360;?/span>

“怎么,这很可怕,让你感到惊奇??#20445;?#21556;刚吭吭哧哧的,未可置否。喝了牛奶,二人坐在床沿上又聊了会儿,吴刚就打算告辞。

王贞也没说留他,站起来抓起罩衣。

“我?#36864;?#20320;。”

二人就朝门口走。快到门口时,王贞一步抢上却关上了大门……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幸福,那么有预谋策划,又那么?#28078;?#20102;潜意识的渴?#24013;?/span>

?#39556;?#28378;烫火热的躯体,如饥如渴的绞扭在一起,久久不能分开……

凌晨五点,梦中的吴刚被轻轻推醒。

睁开眼睛,他看见王贞披着罩衣,母亲般?#35748;?#30340;打量着?#32422;海骸?#20320;该回家啦,乖,起来吧,穿上衣裤。”说着,把他的衣裤递了过来。

吴刚则像在十三平方一样,慢腾腾的翻身爬起来坐着,双手揉揉眼睛,再甜甜的打个呵欠。

然后,闭着眼睛抓过?#36335;?#23601;往脚上?#20303;?/span>

蹬了几下,始觉不对,?#28044;?#20877;摸索着抓过裤子,双脚一伸,屁股一撅,落到地上,又甜甜打个呵欠。整个过?#35752;校?#21556;刚始终闭着眼睛。

王贞则只是无声的瞧着,像座雕像。

穿戴好了的吴刚,这才睁开了眼睛。

看看?#32422;?#30340;腕表,咕?#28966;?#22108;:?#23433;?#20116;点呢,天都没亮。?#20445;?#29579;贞站起来,帮他上下拉拉,又拿起梳子替他梳梳,软声款语说:?#26696;?#22238;家啦,不要太?#24052;?#20799;。你已经27啦,不小啦,是男子汉啦。回去吧。记住,我这儿非请莫入,忘掉最好,明白吗?”

吴刚看她一眼,憋出一句。

“你那男式夹克衫真好看,可惜我穿不得。”

“谁让你这么高啊?要穿,得特大号的。不过,拿一件去试试,披着也可以的。”说?#30504;?#29579;贞绕到布帘后,拿了一件给他:“一共才28件,没剩几件啦,这是最大号的,拿去吧。”

吴刚接过来,夹在?#32422;?#33105;下。

“外面我是卖170块,你呢?”

她停住,笑眯眯的看着吴刚:“打个九折吧,还欠着。好了,回吧。”轻轻拉开门,将吴刚温柔一推:“保重!?#20445;?#38376;,重新关上了。

沐浴在黎明前的鱼?#21069;?#37324;,吴刚好像还没从梦?#34892;?#26469;。晃晃悠悠的踩着小方砖朝前走。

走一段,颇感疲倦便坐在石阶上。

鱼?#21069;?#24320;始泛白,?#39134;?#26377;了行人。吴刚这才看清,其实王贞住得并不远,前面左边就是那幢著名的钢设院大楼,在泛白的鱼?#21069;字校?#20687;个?#20102;?#20013;的老者。

几个显然是知?#26007;?#23376;模样的男女,正从一大片平房中跑出。

跑到吴刚面前的小坝子上停下,开始踢腿弯腰摔手的,谁也没正眼儿瞧他。

吴刚大口而贪婪地吞吸着清晨的?#25484;?#24863;觉格外清新甜美。坐了一会儿,方觉好多了,就站了起来,不防一阵晕?#21097;?#24046;点儿跌倒。

复坐下的吴刚,?#33945;?#30340;摇摇头。

他明白这是?#32422;?#26152;晚太贪婪所致。

不过,虽然感觉疲惫不堪,却有一种异常的清爽和痛快,在全身流动。他知道,这是?#32422;?#21387;抑过久,突然得到畅快?#22836;?#30340;结果。

回味起昨晚的缠绵,吴刚禁不住又朝百米之遥的王贞屋子瞧了又瞧。

在二人缠绵时,他才知道,王贞居然比?#32422;?#25972;整大了十岁。

大十岁是什么?#25293;睿?#21556;刚不知道。只是觉得王贞和任悦差不多,一样有力和热情,并且比任悦更体贴人。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王贞不愿意开灯。

所以,实际上?#32422;?#26681;本就没看见,情爱中的王贞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过这样也好,就让她在?#32422;?#30524;里多十分神秘,免得一想起通身透彻,毫无悬念了。

?#35828;?#21322;,吴刚准时赶到了商委大院,大院进门的宽坝上,各出摊单位,正闹哄哄的搭着摊子,一边是堆积如山的各种货物。

见吴刚来了,阿兵就朝他招手。

“吴刚啦,这儿来啦,这儿来啦。”

正巧那边的?#37096;?#20063;在喊他:“吴刚,过来帮帮忙。?#20445;?#21556;刚站站,对阿兵摇摇手,欠意的笑笑,朝?#37096;婆?#21435;。

?#37096;?#25351;?#21018;?#22312;忙着搭摊的沙百货。

“去帮帮忙,我看她们的帐蓬老搭不起来。这沙百货是怎样在安排的,出摊也不来几个男的?”

吴刚拍拍?#32422;?#33016;膛。

“这不是男的?放心,我去。”

蓝天和几个部下,正吃力地拖着?#26519;?#30340;帐蓬往上铁架上?#30130;?#30475;样?#21491;?#32463;掀了多次,几人累得?#24618;?#20018;串,就是掀不上去。

正在这时,吴刚几步赶到了。

吴刚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用力!”

众人一齐使力,哗啦啦,?#26519;?#30340;帐蓬终于掀上了铁架。吴刚拍拍手,自豪的看着蓝天:“怎么出摊尽是女将,一个劳动力也没?#26657;俊?/span>

蓝天抹一把汗。

“百货公司嘛,?#27604;?#23613;是女将。谢谢啦,大个子在关键时起了大作用,还是你?#23567;!?/span>

吴刚却斜倪着一边的专卖组长:“有人是不是也这样认为啊,还以权谋私呢??#20445;?#19987;卖组长垂垂眼皮儿,装没听见。

“其实,我正忙呢,如果不是?#37096;?#21898;,嘿嘿。”

吴刚对蓝天笑道:“?#37096;?#30340;话,我敢不听吗?哎,蓝天蓝天,你说这是不是以权谋私呢?”

蓝天脸上漂起红晕,嗔怪的一跺脚。

“我怎么知道,问你们?#37096;?#38271;去。”

这时,?#37096;?#27491;和阿兵摇手大?#26657;骸案?#21333;位注意啦,停停,不忙搭帐篷,先不忙搭帐蓬。?#20445;?#24352;罗对吴刚跑来:“吴大个,快通知各单?#29004;?#19979;,停下。”

吴刚?#31561;弧?/span>

?#24052;?#19979;,谁说的,不出摊啦?”

张罗瞪他一眼:?#20658;?#23548;的命令,你执行就是。?#20445;?#20110;是,各单位基本上搭好的帐蓬,就停了下来。传达完后,吴刚张罗走回?#37096;?#38463;兵身边。

见李书记正对王局长轻声说着什么。

王局长则一个劲儿点头。

“好吧,你们马上传达吧。”李书记对?#37096;?#21644;阿兵道:“我和王局长还有个会,大家要注意出摊纪律和秩序,这儿可是市商委大院,各领导都看着呢。”

二领导坐上吉普车走了。

?#37096;?#23601;对部下们拍拍手。

“让各单位马上撤到大院后面搭摊。”他指指院后:“里面很宽,快,要九点啦。?#20445;?#21556;刚纳闷的拧拧眉头:“外面怎么不一样,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阿兵就朝他嚷嚷。

“后面宽些啦,一样啦,外面离大门太近啦,影响不好啦,快忙忙啦。”

张罗也朝他瘪瘪嘴巴:“这都不懂,你?#32422;?#30475;看。”指指几?#33258;?#30340;大门。

果然,如此的兴师动众,大门外早围上了许多看热闹的人。要是摊搭好开始销售,群众要涌进来跟着购买,怎么办?

吴刚这才明白过来。

不由得由衷的佩服:“到底是领导,考虑问题就和我们不一样。”

张罗又好气又好笑的跺跺?#29275;骸?#25105;,我算是遇到了你这个傻大个。还呆着呢,帮忙啊。?#20445;?#20110;是,经过又一番折腾后,区商业局组织的表面名为“秋展会出摊?#20445;?#23454;则是慰问老干部的供应专场,在大院后的小院里正式开张。

早得到消息的大院家属,络绎不绝携老扶幼的来了。

小院虽然比外面大院小了许多,却?#27493;?#23601;挤得下。

各单?#35805;?#29031;区商局的统一布置,选精品,?#38378;?#23558;,精心布置。摊上红旗飘飘,标语连云,美女帅哥,联袂出击。

更兼那平时也不多见的物品,丰富新鲜,?#35270;?#20215;廉,一票多供,让家属们高兴得咧嘴直笑,挑花了眼睛。

现在,累得疲惫不堪的吴刚和业务科众同事,围着?#37096;?#38463;兵在临时办公?#20381;?#22352;着,欣慰的瞧着。

大家人手一瓶“农夫山泉?#20445;?#24080;蓬深处,还堆着几箱?#21543;?#27849;”和一罗筐的糕点。

昨晚战斗了一夜的吴刚,又经过这一番折腾,双手搭在?#32422;?#30340;膝盖上,闭上了双眼。“怎么啦,累啦?”有人碰碰他:“就这么一下,还吴大个呢?”

听声音是张罗,吴刚没理她。

“张罗,给我拿几个糕点,呶,就要那种面上洒了红枣的。”

?#26696;?#25343;着!”“张罗,帮忙抓几个,再给来?#21487;?#27849;。”?#26696;?#31179;海?#27169;?#26031;文点啊。瞧你那馋样,几辈子没吃过喝过似的。刚才搭帐蓬,你可是出工不出力。”

“哎说些啥呢?

说些啥呢?

也不瞧我累得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啦;要说吃,我秋海棠平时还吃少了?#24247;?#20170;天是吃公家,不?#22253;?#19981;吃。咕?#28966;?#22108;咕?#28966;?#22108;,妈的,什么山泉?我看就是自来水,一点儿不好喝。”

说实话,吴刚早饿啦。

而且,那花花绿绿的各式糕点,也是吴刚平时的最爱。

可他饿过了头,只剩下浑身无力,出虚汗?#22836;次?#24694;心。“糟糕,是不是昨晚上感冒啦?”吴刚闭着眼睛,摸摸?#32422;憾?#22836;,又是一惊:烫手呢,真感冒了?

“吴大个啦,闭着眼睛怎么啦?”

是阿兵。

“好像有点感?#21834;!?#21556;刚依然闭着眼睛:“不想吃东西,就想睡觉。”“是啦是啦,?#25104;?#26377;些发白啦。”阿兵握握他双手,又摸摸他额头。

“是啦是啦,好像发烫啦,你闭眼休息休息啦,哎,昨晚啦昨晚啦,昨晚”

阿兵突然变得口吃,还用手直拍拍他肩膀:?#30333;?#26202;啦?”

吴刚?#27604;?#30693;道阿兵指的什么?听阿兵着急而不便明说的啦啦,就想笑,可现在,他感到?#32422;?#36830;笑的力气也没有了。

?#30333;?#26202;星期啦,昨晚啦?”

吴刚用?#25490;?#30896;他。

“放心?#27493;?#26202;啦,今晚啦。?#20445;?#38463;兵一下就听明白了,大约是高兴得抓耳挠腮,身?#21448;辈?#21969;着对方:“吴大个啦,好朋友啦,好朋友,怎啦,不啦,啦啦!”而语无伦次,一忽儿就离开了。

片刻,一个什么冰凉凉的东西,直戮在吴刚的嘴巴上。

吴刚睁开眼睛,一瓶开了盖的霍香正气水捏在张罗手上。

?#23433;?#21862;?喝了它,药到病除。?#20445;?#26497;少吃药的吴刚看看她,再瞅瞅药瓶,有些犹豫不决。“喝啊,还怕我放了毒药?哼,讨厌!”

张罗一跺?#29275;?#21556;刚就接了过来,一饮而尽,然后又闭上了眼睛,听着了小院里的热热闹闹。

不一会儿,有人跑来开?#23567;?/span>

“?#37096;品部疲?#36825;些大院家属不自觉呢,?#19968;?#30097;是在帮外面的人买东西。”

?#38047;?#20154;急匆匆跑了进来:“?#37096;品部疲?#29579;局面长在不在?”“不在,我在。”“就给你说吧,我们的东西?#23478;?#21334;完啦,要脱销啦。这可怪不得我们,这么多人,有的哪是家属?我看就是外面的群众。”

吴刚睁开了眼睛。

他知道如果真是这样,非同小可。

须知各单位拿出的东西,不但是精品价廉物美,而且大大低于市价且一票多供。何谓一票多供?#32771;?#19968;张票可以超过原规定量的一半。

而低于市价部份,事先全?#20960;?#25454;大院的家属,大致作了个估?#30130;?#32479;一由局里上报区?#26222;?#25903;付。

?#27604;唬?#23616;里也并非事?#35753;?#26377;估计到,外面的群众会进来揩油。

所以,才有由大院搬至小院的重?#21019;?#24314;。?#27426;?#29616;在看来情况格外?#29616;亍?#22914;果不立即加以制止,恐怕会造成真正需要的大院家属没买成或买得少,意见纷纷,牢骚满腹,出力不讨好的后果。

面对如此紧急情况,?#37096;?#30340;不成熟和短视就显示出来了。

大家的眼光都集中他身上。

他?#27425;?#30528;自个儿下巴,咕?#28966;?#22108;的转圈子:?#24052;?#38144;?要不马上撤摊?太不自觉啦,为好不得好。要不马上发?#20445;?#39564;明正身?”

吴刚瞅见大伙的脸上,都露出了轻蔑和?#20197;?#20048;祸。

便向阿兵和张罗看去。

阿兵安静的坐着,仿佛与已无关;张罗呢,抱着?#32422;?#30340;胳膊肘儿,也静静的坐在一旁,只是脚尖在轻轻抖动。

“阿兵!”

吴刚叫他:“阿兵?#31528;?#38271;!”

张罗给的霍香正气水真灵,他现在感到好多了:“阿兵!?#20445;?#38463;兵朝他看看,终于开了口:“我看这样啦,这样啦,继续摆摊啦,卖完就撤啦。”

?#37096;?#35265;阿兵?#31528;?#20986;面,仿佛松了一大口气,停止了转圈子。

“那,区?#26222;?#37027;儿如?#20301;?#25253;?我负不起这个责?#24013;!?/span>

阿兵站了起来:“我负啦,我负啦,你们”他朝向跑来汇报的几个人指?#31119;骸?#32487;续摆摊啦,卖完就撤啦。?#20445;?#23545;方如获?#24088;Γ?#36830;连点头。

然后进一?#22870;?#38382;:“阿兵?#31528;疲?#36825;可是你亲口下令的?”

阿兵上前一步,拧起了眉头。

“怎么啦,我没说清楚啦?马上回去啦,继续摆摊啦,卖完就撤啦。?#20445;?#27719;报的人们转身就跑,大家也松了口气。

?#37096;?#31361;然像想起了什么,朝吴刚看了又看。

吴刚站起来,也实在感到肚子饿得发?#25319;?/span>

就?#28966;?#20247;人去抓了几个糕点和一瓶?#21543;?#27849;”。几个糕点和一瓶水落肚,劲也有了气也顺了,吴刚就往回走,擦过?#37096;?#26102;,有意停停:“?#37096;疲?#23567;院里好热闹。”

“是啊,家属们高兴呢。可没有家属的呢?”

吴刚明白了,搭讪几句后就溜到了办公室外。

他根据?#32422;?#25571;测的习惯,找到几家单位,一一作了安排,又溜了回来。事前,局里严格规定:局业务科全体人员,不得利用职务和工作之便,要求下属单位为?#32422;?#39044;留任何参摊物品。违者,给予通告批评和经济重罚。

可饶是如此,兄弟姐妹们仍不断?#20302;?#20197;各种借口溜出去,再?#37027;?#20799;溜回来。

所以,吴刚的溜出溜进,谁也没大惊小怪而视若无睹。

不过,毕竟有严格规定,加上科长?#31528;?#38271;都在,也不敢过份嚣张和耽误。临时办公?#20381;錚?#20381;?#24509;?#25972;齐齐地坐着业务科的兄弟姐妹们。

稍会儿,张罗又站了起来。

“阿兵?#31528;疲?#33647;和清凉油快完啦,我得再去买点。”

“快完啦?我看你出来时啦,不是带了很多的啦?”“是多,可给下面的单位一分一拿,就没多少了。瞧这天热的,一时半刻还完不了呢。”

“去?#36393;?#21862;,快去快回啦。”

阿兵不?#22836;?#30340;挥挥手。

“快去啦,快去快回啦。”“好的!”张罗响亮的答应一声,飞快跑出。吴刚闭闭眼睛,在心里笑笑,对阿兵和张罗的联手演?#32602;?#20182;嗤之?#21592;恰?/span>

秋海棠也站了起来。

“?#37096;疲?#25105;看看?#31561;ィ?#26377;几颗螺丝松了,刚才没拧紧,总觉得不安心。”

“坐下!”没想到?#37096;?#19968;声大喝:“一会儿拧螺?#20445;?#19968;会儿加?#20572;?#19968;会儿灌水,你?#30340;?#19968;上午跑了多少趟?不像话么,我再答应,你不暗地笑我是蠢蛋了?”

被小科长当众大喝,司机的?#28526;?#19981;住了:“真是拧螺帽嘛,我真得去看看。”

“坐下!你要敢跨出办公室一步,你以后就不要开车了。”

看来,?#37096;?#20063;实在是给兄弟姐妹们的车轮战法气坏了,但碍于法不制众和众怒难?#31119;?#19968;直强忍着。?#19981;?#35813;吊儿郎当惯了的司机,一不小心撞在了枪口上。

满?#24908;?#28779;的?#37096;疲?#23601;拿他开刀。

“跑外勤去吧,反正你是猴子屁股坐不住,?#19981;?#36305;。”

这一抬果然灵,秋海棠立刻乖乖儿的坐了下来。开玩笑,区局司机可是一品官儿,走到哪,威风到那,享受着与局领?#23478;?#26679;,众星捧月,吹捧巴结的局级待遇。

就这样轻易给这小子撤了?

休想!

可问题是:司机的编制在局业务?#30130;?#36825;半吊?#26377;?#31185;长,又是王局长的贴心豆瓣。他要真认了真,是完全可?#22253;?#21040;的,而且?#32422;?#36824;打不出半点喷嚏。

阿兵也说话了。

“秋海棠啦,我记了的啦,你一上午溜出了7趟啦,听到没有啦?#31185;?#36255;啦,好好坐着休息啦。?#20445;?#21719;!大家?#22841;?#36215;来,七嘴?#26494;?#30340;损着他。

“7趟?我明明记着是14?#24661;?#38463;兵?#31528;?#21253;庇秋海棠哟。不?#26657;?#25105;有意见。”

“那你记错了,我记得是15?#24661;?#20320;小子为了搭便车,故意往少说。不?#26657;?#25105;抗议。”……

张罗拎着一小袋药品回来了,脸蛋徘红,双峰起伏,左手拈着条素花手绢,在脸颊边上下挥舞:“好热!阿兵,又买了二十几块钱的药哟。哎,大家哪里不好,说一声哟,张罗包你药到病除。”

哭丧着脸的秋海棠就咧咧嘴。

“张罗姑娘,咱怎么就觉得这心窝窝,?#30860;没?#21602;,喘不过气来了,我要完蛋了。药到病除,快给咱揉揉。”

哗,兄弟姐妹们又是一阵大笑。

笑声?#26657;?#24352;罗面不改色心不跳,嘴唇一动:“行啊,全?#23458;?#20809;,老娘就帮你揉揉。脱啊!为什么不脱,你秋海棠怎么草鸡啦?#23458;?#21834;,不脱是?#32602; ?/span>


?#39048;?#36753;:黄先兵】

已经有 0 条评论

版权所?#26657;?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19979;?#24072;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05264 位访客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腾讯分分彩官网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技巧 良心棋牌排行 股票融资软件·杨方配资平台 17144七星彩号码预测 四川金7乐下载安装 宁夏11选5直播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 代买彩票 贵州11选5牛人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