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三月楚歌    阅读次数:32399    发布时间:2013-11-06


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岜沙苗寨,一位传奇的老枪手,最后的猎物,是他自己。 


第一章

坐牢九年后,杨小龙乘着第一列驶进岜沙的火车回家。

岜沙是一个可以四舍五入掉的小寨子,坐落在半山腰上,种田要下到山脚下的坝子里。几年前,岜沙村民就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修一条乡村公路,种田和收粮的时候,能用牛车马车拉。在陈家阿爹当村长之前,是一位当了快十年的老村长,向政府申请了八年。八年抗战,中华民族把小日本?#20960;?#22238;了东瀛小岛,但村民们梦寐以求的乡村泥巴路,就是没有修起来。

老村长没有想到的是,出了名后,不到一年时间,就连火车?#37096;?#21040;了家门口。

岜沙,以及周边的十里八乡,都是世居少数民族,代代生活在大山深处,活动范围不过方圆十里,在这之前,汽车都见得?#27426;唷?#21548;说火车要在今天开进岜沙,人们都争先恐后来看西洋镜,学校还特意放假一天,政府部门也不上班,纷纷组织来到现场列队欢迎,其隆重就像省里的领导下来慰?#30465;?#38468;近的村民们,虽然没有任何组织动员,也都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活,?#36335;?#36807;节赶赴盛会一样,纷纷站在能看到火车经过的山坡上,翘首以待。

杨小龙?#30475;?#32780;坐。小桥流水,村落农庄,还有迤逦连绵的山浪,青山绿水轻轻晃过眼底,他显得?#34892;?#36855;茫。火车上很多操着南腔北调的人,对眼前展现出来的美景叹为观止,互相指指点点地交流着。这片土地,杨小龙?#20161;?#24713;又陌生。他离开岜沙已经九年了。

十年前,他杀了人。三年前,又在监狱里打架。本来应该关上更长的时间,只是因为他在省牢改基地和监狱长成了?#38376;?#21451;,顺利减刑。

那是两年前的一天夜里,传来了呼救声,靠近监狱的一栋家属楼,火光冲天,?#36335;?#20982;恶的魔鬼一般,在大风中张?#29282;?#29226;。一?#21019;?#28779;随时可能危及犯人们的关押地?#27426;?#26469;救火也确实需要人手,十万火急,监狱领导顾不?#22235;?#20040;多,便把他们放了出来。

火海中隐隐约约传来呼救声,面对熊熊?#19968;穡?#21253;括训练有素的消防兵,都不敢轻易进去救人。到达现场后,杨小龙二话没说,拿了张棉被,蘸上水后包住头,不顾一切就冲进火海,从浓烟中抱出来一个孩子和一个女人。孩子是监狱长的孩子,女人是监狱长的女人。

从此,杨小龙?#32422;?#29425;长有了救命之恩。

监狱里的犯人,大都身背重罪,为数不少图?#32972;寐以?#29425;。眼见犯人们?#26469;?#27442;动,杨小龙挡在前面,大喊道:“大家不要跑。我们犯了法才来到这里,如果现在跑出去,一辈子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做人,如果再被抓回来,还要加罪,可能这一辈子都回不了家,见不了亲人了。”

他的话,一时让这些头?#21592;?#20914;乱的人冷静下来,最?#31449;?#28982;一个都没有逃。

因为这场大火,不管于公于私,他都成了监狱长的大恩人,顺理成章成了?#38376;?#21451;。

监狱长知道他的事后,深表同情。这样纯朴善良的年轻人,是不应该在监狱里耗尽光阴的,他应?#27809;?#24471;自由。监狱长想方设法,四处奔走,?#30460;?#20182;争得了提前?#22836;?#30340;机会。

那天,监狱长给他送来了火车票,说:“小龙,知道这张火车票是去什么地方的吗?”杨小龙不解地望着监狱长,监狱长卖了半天关子后,说:“去岜沙,你的家乡。”

杨小龙笑了:“我的家乡,岜沙?我的家乡只通马车,连汽车都没?#23567;!?/span>

监狱长把票往桌上一?#29275;骸?#37027;?#26538;?#21435;的岜沙,现在的岜沙早已名声在外,你入狱快十年了,外面的世界已经天翻地覆,包括你的家乡,不仅通了火车,岜沙还成为了驰名中外的旅?#38382;?#22320;,不止是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每天都有人到岜沙旅游。知道你们村子现在是什么吗,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报纸、电视,还有广播天天都在报道,也许你现在回去,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杨小龙看着监狱长眉飞色舞,说:“你怎么说得跟真的一样?”

监狱长一愣,笑道:“我知道你可能不相?#29275;?#20294;我说的,都是真的。”

杨小龙还是?#34892;?#19981;相?#29275;骸?#37027;,这张车票?”

“我给你买的,你回家的车票,直接到岜沙。”

杨小龙?#34892;?#19981;敢相信自己的耳朵,?#27425;实潰骸拔一?#23478;?”

“是啊,又不敢相信了吧!你可以回家了,小龙,你已经获得提前?#22836;?#30340;机会,获得了自由,手续我?#20960;?#20320;办好了,签个字就?#23567;?#21710;,只是,?#34892;?#33293;不得你啊,我的好兄弟。”

杨小龙盯着监狱长,看了一会,说:“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23433;唬?#25105;没有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提前告诉你,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你这样的人,不应该被囚禁,像你这样的好人都被囚禁,那么这监狱就成了不辨是非之地了。”

杨小龙拿起火车票,真如狱长所言,这是一张开往岜沙的火车票。如天而降的喜悦让他情不能自己,他紧紧地抱着监狱长,喃喃道:“谢谢你,老哥子,谢谢你。”

监狱长拍拍他的肩,说:“你可以回家了,好兄弟,?#19968;?#21040;岜沙去看你的。”

近乡情怯,一路忐忑。终于听到列车广播传来甜美的声音,列车播音员用富于诗意和抒情的语言,在介绍岜沙。?#26032;?#23458;指着崇山峻岭深处的地方,对着?#32769;?#20110;茂?#20013;?#31481;的吊脚楼说:“岜沙到了,岜沙到了,看,那就是岜沙。”一切如监狱长所言,岜沙已经名满天下。

火车沙沙沙,几进几出隧道,终于来到了岜沙村民扶老携幼翘首以待的地方。车外,村民们欢呼雀跃,吹着唢呐和芦笙;?#30340;冢?#26159;或兴奋,或疲惫的旅客,列车员们对着岜沙的村民招手示意。杨小龙,依然?#34892;?#19981;知道悲喜的迷茫。咣啷咣啷的火车,一晃而过,村民们还没有看清楚,?#25239;?#25152;追随的,已经是融进四围山色里的火车的尾巴。几个兴奋的中学生,欢呼着?#20998;?#28779;车而去,在另一个山头,竭尽全力地看着渐行渐远的火车最后融进山里,意犹未尽。

六十多岁的阿德老爹,扛着一支空枪壳,带着小孙女,?#24067;?#22312;人群中看火车。阿依长得乖?#19978;?#20154;,像一枚刚破土出来的野山菇。大眼睛,小嘴巴,还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似乎一天到晚都装着蜜。小?#23601;?#27426;乐地说:“阿公,阿公,你看,你快看呀,那是火车!”

阿德老爹说:“对,对,火车,那就是火车。”

?#26434;?#23708;沙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他们生平第一次亲眼见到火车。

火车远了,阿依抬头问:“阿公,火?#30340;?#20040;长,能装多少人呀?”

阿德爹也没见过火车,他笑了笑,说:“能装很多很多的人。”

阿?#26639;?#26412;不在乎他怎么回答,继续问:“?#21069;?#20844;,你坐过火车吗?”

阿德老爹?#34892;?#19981;好意思地笑笑,说:“阿公没有坐过火车。”

阿?#28010;?#20046;?#34892;?#22833;望,问:“那么,我阿爸坐过火车吗?”

提到阿依的父亲,老人家显得?#34892;?#19981;高兴,但又不好在孙女面前表现出来,只是?#21152;?#38388;轻轻皱了皱,说:“你阿爸他,?#29275;?#24212;该坐过吧,你阿?#24535;?#24120;在外头,应该坐过的。”

?#29677;牛?#25105;想我阿爸肯定是坐过火车的。对了,阿公,你说我以后能坐火车吗?”

“能,肯定能。我们的阿依长大了,是个大美人,好好读书,有出息了,就可以走得?#23545;?#30340;,不仅要坐火车,还要坐飞机,还要坐轮船去?#21019;?#28023;。”老人的脸像春天一样绽放开来。

“那我要带阿公一起去。”小阿依在阿德老爹的?#22365;?#20013;,满脸都是憧憬。

阿德爹笑了笑:“那时候阿公老了,走?#27426;?#20102;。”

小阿依认真地说:“那我不让阿公老,就算阿公老了,坐火车又不用走路。”

?#26434;?#23567;孙女可爱的想法,老人呵呵地笑了笑,手轻轻地抚了抚肩膀上的火枪壳子。

一个岜沙男孩,赤膊站在山丘上,大声喊:“火车,好长啊,真他妈的长!”

已经有 2 条评论
最新评论

有一只蚂蚁 : 2014-11-12 17:04:40

看完给个赞,作者加油!

?#39057;?#39118;清 : 2013-11-28 22:53:55

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 写得确?#23707;芎茫?#23398;习

版权所?#26657;?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36212;?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19979;?#24072;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QQ1?#28023;?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598539260 QQ2?#28023;?/span>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4453135 位访客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岳阳跑滴滴打车赚钱吗 北京pk10开奖最快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信誉好的棋牌游戏有哪些啊 幻世苍穹怎么赚钱 福彩快乐12数据分析工具 325棋牌赌博新闻 中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瑞博国际娱乐城 快乐10分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