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专题策划 >> 奖项 >> 正文

第五届《文学报•新批评》优秀评论奖颁奖
信息来源:文学报    作者:    阅读次数:6337    发布时间:2016-06-06

  今日上午, 由文学报社主办、以“对于文学,我还能做什么?”为主题的研讨会暨第五届《文学报•新批评》优秀评论奖颁奖典礼在上海市作协大厅举行。郜元宝、陈冲、哈金、陈希我、程德培获优秀评论奖;宁肯、陈联营、陈伟、袁劲梅、梁鸿、余泽民、傅小平获优秀评论奖特别奖;金理、张大禄获优秀评论奖新人奖。

  中国作协原党组书记、名誉副主席金炳华出席会议并讲话。中国作协副主席、评论家李敬泽,山东省作协主席张炜发来祝辞和书面发言。上海市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汪澜,文汇报社党组书记陈振平,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秘书长郦国义,上海市作协副主席孙颙、孙甘露、杨扬等为获奖作家、评论家颁奖。

  第五届《文学报•新批评》优秀评论奖揭晓

  优秀评论奖:

  郜元宝《重读张承志》(新批评第106期)

  陈冲《从茅奖进入李佩甫的文本》(新批评第113期)

  哈金《小说是什么》(新批评第119期)

  陈希我《当我们谈文学时谈什么?》(新批评第120期)

  程德培《一个黎明时分的拾荒者》(新批评第123期)

  优秀评论奖特别奖:

  宁肯 陈联营 陈伟 袁劲梅 梁鸿 余泽民 傅小平 《奥斯维?#26519;?#21518;,写诗如何不是?#22885;?#30340;?》(新批评第108、109、110期)

  优秀评论新人奖:

  金理《路的尽头:<篡改的命>中的四个故事》(新批评第113期)

  张大禄《陈旧的痛苦与无效的形式——从<大先生>谈戏剧中的鲁迅形象问题》(新批评第123期)

  会议主题

  对于文学,我们还能做什么?

  ?#25964;?#30740;讨会恰逢《文学报》创刊35周年暨《新批评》创办5周年,35年来,文学的概念与样态几经变化,创作和评论皆趋于成熟,也因此议题“对于文学,我还能做什么?”是对所有作家和评论家的一次自我设问,当时代复杂度因信息流动?#20040;?#32479;与未来都触手可及,本土与?#28572;綞家?#20307;化之时,对于文学,创作与评论将如何面对和展开?#27492;跡?#25105;们是否需要持更为开放的文学理念,去书写一个广阔无边界的?#28572;紓?#21448;如何从文学内部生发出可靠的评论?当许多新现象、新问题、新思考都摆在眼前时,“对于文学,我还能做什么”便成了一个最先开始的疑?#30465;?#30740;讨会上,吴亮、汪涌豪、何言宏、潘向黎、滕肖澜、刘琼、杨庆祥等来?#21592;本?#19978;海、河北、福建等全国各地30余位作家、评论家,围绕这些文学话题展开讨论。

  《新批评》五周年

  一种声音,多年回响

  在我看来,当下的文学批评最不能令人满意的地方,并不是“文艺批评变成了文艺表扬”。说“好”的多过说?#23433;?#22909;”的,应该是一种正常的批评生态,只有在“哨兵”时代才会是一片讨伐声。真正的问题是,说?#23433;?#22909;”的戳不到?#21019;Γ?#35828;“好”的?#37319;?#19981;到痒处,而两相比?#24076;?#21518;者害处更大。

——陈冲《我想要的“新批评”》2011

  我们的批评家和评论家既无“血”——对文学的?#39029;希?#21448;无“?#24688;薄?#23545;真理的追求。同时,我们还缺乏沉下心来读书思考的时间与空间。所有这些,才真正是我们今天批评沉沦的根本原因!

——丁帆?#24230;薄骯恰?#23569;“血”的中国文学批评》2012

  这几年北大中文系当道者不乏从内地到港台反复宣扬“大学精神”,为蔡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自豪者。但是,把“兼容并包”讲上一万遍,如果不与痛苦的历史经验教训相结?#24076;?#22312;危机中还以先觉先知自慰自得,甚至还流露出优越?#26657;?#20854;所云无异于欺人之谈。

——孙绍振《北大中文系,让我把你摇醒》2012

  ?#20197;?#36739;长时期在陕西文学界工作,对陕西情况比较了解,新时期文学陕军队伍建设,年轻作家的成长经历,他们怎样一步一步“冲出潼关”,走向全国,我是亲历者、见证者,眼见情势今不如昔,问题多多,我要是只打哈哈,不说真话,对不起?#32422;?#30340;良心,也对不起陕西文学陕西作家。

—— 白描《要有肚量听真话—我看“文学陕军再出发”》2014

  中国小说为何走不出去?当代作家太过于关注中国的一?#26657;?#22240;而忽略掉文学创作一个要点——小说要好看!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很多,可能是跟教育有关,或是作家?#35805;?#26080;法不通过翻译来阅读其他国家文学。

——葛浩文《中国文学如何走出去?》2014

  张承志的目光始终投向多元?#37319;?#32780;生机勃发的中国文化精神的本根,因此他始终反对文学的简单政治化,始终坚持认为他不是在任何“抗议”的意义上写作,而仅仅是在文化精神上“为着备忘”而写作。把这样的张承?#25964;?#20013;国当代文学版图上抹去,那将不是张承志的损失,而是中国当代文学的损失。

——郜元宝《重读张承志》2015

  我不厌其烦地谈洞见是强调小说的精神。文学不是?#35760;桑?#32780;是精神,只有独特的精神和不群的姿态才能成就文学。而?#33402;?#31181;精神必须是个人的,独一无二的。小说?#36824;?#20889;得多么精彩,如果没有这个精神层次,没有洞见,?#31449;?#19981;会成为经典。

——哈金《小说是什么》2016

  【编辑:与文为邻】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26657;?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23435;剩?#26446;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21361;?#30005;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QQ1?#28023;?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598539260 QQ2?#28023;?/span>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02633 位访客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网上棋牌怎么才能赢 青海11选5几点开始 股票分析方法中进行技术分析 浙江11选5遗漏号码 九场200万奖金 网络彩票平台出租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股票融资10万一天利息多少钱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中奖 彩票今天3d号码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