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专题策划 >> 讲座 >> 正文

孟繁华:文体意识与文学批评实践
信息来源:《文艺争鸣》    作者:孟繁华    阅读?#38382;?074    发布时间:2018-04-19

尽管大家对文学批评的文体意识莫衷一是甚至谁也说不清楚,但似乎强调批评的文体意识肯定是正确的。于是,从80年代至今,文学批评一出现问题,文体意识就一定适时地被提出来。有时我?#24378;?#23450;一个作家、批评家时,也会将“文体家”的桂冠一并奉上,以强调某人的与众不同或卓然不群。但我的看法可能略有不同。文学批评的文体确实重要,它甚至是一个批评家辨识度的“logo”。鲁迅、李健吾、李长之莫不如此。他们几乎就是现代文学批评有文体意识的典范,特别是李健吾的文学批评。但是,李健吾也是后来“被发现”的。他的“印象主义”批评在他的时代并非主流。时过境迁,当左翼批评家如成方吾的“政治批评模式的”批评、冯雪峰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批评”、周扬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批评”等,越来?#22870;?#38706;出单一、简单、片面等局限性的时候,李健吾的批评才显示出应有的价值和意义。同样的道理,我们今天重提文学批评的文体意识,显然也有一个未被宣告的对象,也就是学院批评。我曾在一次访谈中说过:“学?#21495;?#25209;评”是谢先生1992年提出来的。学?#21495;?#22312;过去多指带有教条、刻板语义的研究和做派,是一个具有贬义性的概念。谢先生在20?#20848;?0年代提出来这个词并赋予了新的意义我觉得很重要。这个“学?#21495;?#25209;评”实际上是对庸俗社会学的一?#24535;?#26021;。此前庸俗社会学的影响实在太大了,几乎是一?#31243;?#19979;。到了20?#20848;?0年代就需要用一种很知识化的方式,即学?#21495;?#25209;评的方式来从事专业的文学批评,以?#20284;?#34109;庸俗社会学对正常的文学批评的干扰和强侵入。学术性和学理性的强化,使庸俗社会学批评的合法性和合理性都遭到了不做宣告的质疑。这个概念的提出也是20?#20848;?0年代学术界一?#21046;?#36941;思潮的?#20174;场?#24403;时陈思和提倡知识分子的“岗位意识”,离开广场,重进书斋。陈平原的《学人》杂?#23601;?#20161;在倡导思想淡出学术凸显。这些学者思考问题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但内在的理路是一样的。但时至今日,这一情况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当年“学院批评”提出者的诉求已经完全被颠倒,学院批评已经形成了新的僵化机制,完全失去了生机。有人玩笑说,?#27605;?#20013;国学院出身的教授、博?#21487;?#30340;文章,几乎就是美国东亚系的文章。在这样的语境下,提出文学批评的文体意识,是有具体针对性的。但是,我觉得只谈批评的文体意识,以期纠正?#27605;?#25209;评的真问题,可能还是没有抓到要害。比如,很多“学?#21495;傘?#30340;文章,像《作家》发表的张英进的《鲁迅……张爱玲: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流变》、《文艺争鸣》发表的张均的《悲剧如何被“颠倒”为喜剧———长篇小说?#35835;?#28023;雪原》土匪史实?#38469;汀?#20197;及众多的有简介的学院批评文章,这些文章言之有物,既了解中国?#27605;?#30340;文化语境,也再?#33267;?#34987;历史遮蔽的过去。假如有人想推翻这些文章的材料或论点,他会感到十分为难。这就是文章的力量。你能说学?#21495;?#30340;文章都不好吗?

因此,我们?#34935;?#30340;困境表面看是文体的问题,而?#23616;?#36824;是对文学是否有真知灼见以及态度的问题。关于文学批评文体的讨论,我读过耿?#21363;?#22312;访谈中这样一?#20301;埃?

对文体与修辞的兴趣,应该来自于“非常道”的背景,有些意义似乎是躲避语言的。我对写作上的更隐秘的?#37322;?#26159;什么?你说得已经非常准确,对?#26434;尚问?#30340;?#37322;?#23545;经验与话语?#38382;?#30340;“多重跨界”的?#26159;蟆?#25105;经常注意到?#32422;?#20889;作中的一种通过“修辞越界”的冲动。

耿?#21363;?#26159;当代重要的文学批评家。他在这里提出了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体会。这就是“对?#26434;尚问?#30340;?#37322;?#23545;经验与话语?#38382;?#30340;‘多重跨界’的?#26159;蟆!?#23545;自有?#38382;?#30340;?#37322;?#23601;是最?#23616;省?#26368;深刻的“文体意识”。但是,要实现这一目标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深厚的文化和文学积累。积累的越多,?#26434;?#30340;可能性就越大;对世界的?#29616;?#23601;会越深刻,文体就会越?#26434;傘?#25152;?#25945;?#24230;,就是对文学批评对象说出诚恳的体会,就是鲁迅所说的好处说好,坏处说坏。最朴素的道理实践起?#20174;?#26159;最难的,甚至也不是理论可以解决的,它更是文学批评实践的问题。比如2016年鲍勃.?#19979;?#33719;得?#24403;?#23572;文学奖,国际社会对此评价不一在预?#29616;小?#32780;中国批评家陈晓明认为这是?#21040;?#35780;委们的一次“行为艺术”;青年批评家徐刚认为:“?#24403;?#23572;文学奖从来都没有众望所归的时候”,它“顽强地提示人们,在主流文学之外,它一直在关注一种独特的生活方?#20581;?#32780;这,对于我们今天面对的不断‘程式化’的文学?#38382;?#19982;经验,无疑具有着重要的启示意义”。他们不同的看法告诉我们,不仅?#21040;?#35780;选结果引起文学界的巨大?#21046;?#26089;在意?#29616;校?#21516;时也告知我们,见仁见智的文学不会有一成不变的标准。?#21040;?#22914;此,对?#27605;?#20013;国文学的评价同样如此。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同的意见就是正常的。评奖?#23616;?#19978;是文学批评和文学经典化的一?#20013;问劍到?#26159;国际公认的最权威的文学奖项,它的巨大影响力,使获奖作品常常引发或带动一种新的文学潮流,因此,?#21040;?#20855;有鲜明的审美意识形态性。这是它引起广泛关注的最重要的原因。争议终将平息,而获奖的作品未必都是伟大的作品。

但是,对于文学批评而言,它基本的评价尺?#28982;?#26159;存在的。文学界内外对文学批评议论纷纷甚至不满或怨恨由来已久,说明我们的文学批评显然存在着问题。我们在整体肯定文学批评进步发展的同时,更有必要找出文学批评的问题出在哪里。在我看来,文学批评本身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它整体的“甜蜜性”。当然,我们也有一些“尖锐”的不同声音,但这些声音总是隐含着某种个人意气和个人情感因素,不能以理服人。这些声音被称为“酷评”,短暂地吸引眼球之后便烟消云散了。因此还构不成“甜蜜批评”的制衡或对手。所?#20581;?#29980;蜜批评”,就是没有界限地对一部作品、一个作家的夸赞。在这种批评的视野里,能够获得?#21040;?#30340;作家作品几乎遍地开花俯拾皆是。批评家构建了文学的大好?#30001;?#21644;壮丽景象。而事实可能远非如此。这就是对待文学批评的态度的不端正。

我们知道,肯定一个作家或一部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是困难的。这种肯定是在比?#29616;行?#25104;的。它需要批评家深厚的文学素养和广博的文学视野,有恒久注视文学的耐心和犀利的审美眼光。需要批评家对“上游”的文学知识,比如中国古代文学;对“横向”的文学知识,比如西方文学,?#23478;?#26377;一定的修养和积累。这样,对作家作品的肯定才会可靠;当然,批评一个作家和一部作品也是困难的,它对批评家的要求与肯定一个作家作品是一样的。这里,诚实和诚恳的态度,尤其重要。这是真正的文学批评,它和先划地为界然后再命名的所?#20581;?#30740;讨?#34987;?#20266;批评风马牛不相及。“甜蜜批评”可以没有要求,不要研究,只要是千篇一律的夸赞即可完成。我们在各种研讨会上听到的耳熟能详的那些发言就是如此。在这种批评风气盛行的环境里,文学批评几乎没有争论,更不要说像样的文学论争。新?#20848;?#20197;来,批评界在“祥和”的气氛里相安无事岁月静好。

另一方面,真正文学批评的缺失,与我们?#27605;?#30340;大学的考评机制大有关系。?#34935;?#25991;学批评的主要力量集中在高校。从事各专业的教师首先面对的,就是高校的各种评估。评?#20848;?#21253;括个人,也包括专业。对?#27605;?#21253;括评估在内的学术体制的?#27492;?#21644;批?#26657;?#24212;该说早已展开。有?#27492;?#25209;?#24615;?#26395;和能力的学者,发表了大量言之有物、言之有据的文章,希望改变?#27605;?#30340;学术体制以及由此滋生出来的?#29616;?#21518;果。但是,这些身怀学术理想和有责任感的学人的声音,似乎刚刚发出就被浊浪排天的?#28010;?#22768;浪所湮灭,很少、甚至没有人愿意倾听这种声音。这时我们才真切地感受到体制力量的强大。强调学术GDP的评估机制,促使批评家发表文章为第一要义,只要发表能够应对考评,其他都不重要。这种心态如?#25991;?#22815;写出好的批评文章。在这样的考评环境里,我们也大致理解?#35828;?#20195;为什么难以产生大批评家和有影响的文学批评理论。因此,建立良好的批评环境,改变?#27605;?#25991;学批评的状况,除了“文体意识”之外,我们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没有完成。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23601;?#31295;邮箱:[email protected] 杂?#23601;?#31295;邮箱:[email protected]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29547513 位访客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情趣用品店到底赚不赚钱 自由抢庄牛牛玩法介绍 如何判断老虎机在吐分 足球比分360 最准三碼中特三中三 齐天大圣游戏破解版 新世纪娱乐是合法的吗 河北快三综合走势 二八杠游戏下载 财神捕鱼为什么一直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