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人世间 第六十九章 受困凉州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牛的草原    阅读次数:1772    发布时间:2019-08-17

豌豆跳得再高,也?#20063;?#30772;铁锅。

——维吾尔族谚语

 

9月17日的早晨, 任廷栋居住的窑洞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的声音。他一骨碌翻身下炕,钻出了窑洞。 他躲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向沟里望了过去,只见一伙散兵吆喝着一群牦牛,驮着箱子、包袱和行李,正急匆匆地往深山里走。

一个 50 多岁的胖老头蜷伏在马背上,黑黑的长胡子飘在胸前。几个带枪的士兵簇拥在老头的两旁。

这个人正是韩大人。

过了两天,任廷栋没事在山头上转悠,看看山沟里还会有什么动静,碰巧看见一个穿着国民党军队服装的士兵。

那个士兵大老远地看见任廷栋,大声喊道:“老乡,给点水喝,老子康(渴)死了!”

任廷栋正想打听一下外边的消息,便把那个士兵领到了?#32422;?#30340;窑洞里,借机探?#25910;?#25494;城里的情况。

那个士兵气恼地?#26032;?#36947;:“共党嘛一刮(甘肃、青海方言,全部)进城了。”

任廷栋的心口猛地一跳:这么说我们的队伍又打回来了!

他急切地想知?#32769;?#32454;的情况,就跟那个士兵套近乎,故意挽留他吃饭,绕着弯子问他的行踪。

丧失了警惕心的士兵说道:“韩大人派我到张掖城里去打探消息。”

任廷栋听了又是一惊,忙问道:“韩大人是谁?”

那个士兵回答道:“韩大人就是韩起功呀。他在临夏被解放军打败了,只?#29467;说?#36825;山里边来了。”

任廷栋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万分激动。十几年过去了,终于盼到了这一天!这么多年来虽然被困在深山里,可是,心中那一团火始终未曾熄灭。他盼望着?#32422;?#30340;队伍终有一天能?#24509;?#32988;马军,解放全中国。

任廷栋告别了媳妇和工友,连夜赶了100多里的山路,在第二天的中午来到了张掖县城。

张掖城里到处红旗招展,锣鼓喧天。

解放军战士在街上来来往往,井然?#34892;?#22320;巡逻执勤,还?#34892;?#20256;队在大街上宣传演讲。

老百姓们一个个笑逐颜开。

任廷栋看着战士们军帽上闪亮的红五星,禁不住热泪滚滚!他一路打听着找到了军管会,谈了?#32422;?#30340;经历,汇报了韩大?#35828;?#34892;踪。

军管会的干部紧紧地握住任廷栋的手说道:“同志,谢谢你!这些年你吃苦了。欢迎你回到革命队伍中来!”

任廷栋顿时语噎良久,热泪盈眶。

军管会干部认为,根据当时的?#38382;疲?#26368;好的策略是争取韩大人?#32422;?#19979;山投降。完成这一任务的最佳人选就是任廷栋。

军管会干部向任廷栋说明了组织上的决定,问他?#20063;?#25954;去见韩大人。

他胸脯一挺,响当当地回答说:“咋就不敢呢?我当过兵,不害怕!”

屋漏偏逢连夜雨。

韩大人本来?#31361;?#24822;不可终日,又遇上了手下的士兵哗变。

这些士兵不仅抢劫了韩大?#35828;?#40644;金和银元,还把爱财如命的他?#21019;?#20102;一顿,用刀挑断了他的脚筋。

阿西娅发现,韩大人几天下来,精神萎靡,头发、眉毛和胡子全?#24613;?#30333;了,有如一条丧家之犬。

9月22日,阿西娅和米娜尔到山沟里提泉水。

突然,对面山坡上传来了喊叫声:“谁是韩起功?”

阿西娅和米娜尔顿时一惊:谁这?#21019;?#30340;胆,竟敢直呼韩大?#35828;?#21517;字?

原来,任廷栋带着军管会的劝降?#29275;?#21448;约上那位和?#32422;?#27969;落的红军战士一起进山。他们赶了 100 多里的路,终于找到了韩大人一伙隐身的火烧沟台。

山沟里游动的哨兵急忙端起枪来,惊慌地问:“你是什么人?”

任廷栋威风凛凛,响亮地回答道:“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代表,叫韩起功出来说话。”

此时的韩大人已经成为惊弓之鸟,猛地听说解放军来了,慌忙走出窑洞,观察具体情况。

韩大人看了任廷栋带来的劝降?#29275;?#30693;道这阵子上天无路入地无?#29275;?#22914;果再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当即表示?#20063;?#19979;?#24039;?#37327;一下。

部下经过一阵吵闹,在穷途末?#20998;?#19979;只得向解放军投降了。

韩大人还是留了一手,把军队的好枪交给了山里的地主,然后坐上一辆马车,带着破枪和几个随从下了山。

他们来到事先约好的投降地点——?#26639;?#24352;成仁家。

军管会干部早已经布置了一个排的人马在那里?#32676;?#20182;呢。

解放军刚刚解放了张掖县城,还没有来得及深入群众。一些隐藏在地下的敌?#35828;?#22788;造谣生事,说什么:“解放军见人就杀!解放军专?#27966;?#22238;回人,看见戴白帽子和盖头的人开枪就打……”

这些谣言像风一样传遍了全城。一时间,县城里人心不宁,局势很不稳定。

韩大?#35828;?#22826;太及儿女们整天躲在家里,既不敢走出大?#29275;?#20063;不敢大声地说话。

阿西娅听到大太太不满地对四太太说道:“马步芳和他的儿子马继援早就带着家眷坐飞机跑掉了,?#35866;?#20204;却丢给了共产党。韩大人一辈子为了马家出生入死,最后落了这么个下场!”

四太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俗话说得好,树倒胡蜙散。还说,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现在哪,瑙们只有保护好?#32422;?#21644;尕娃们了。”

大太太突然发现阿西娅在听她们谈话,便说道:“阿西娅,你杵在这里干什么?快快地坐在大门口做针线活去,如果发现共产党来了,?#22303;?#39532;回来通报。”

阿西娅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一天上午,阿西娅坐在大门口一边绣花,一边用眼?#26538;?#23519;着四周的情况。她忽然看见一队解放军从?#27934;?#21521;这边走来,迅速起身收起板凳,掉头跑到正屋里,向韩太太们禀报了情况。

韩太太们顿时大惊失色,?#39029;?#20102;一团。她们迅速将戴在头上的盖头和纱巾扯了下来,一把塞到被子下面,露出了平日从来不让外人看见的头发。

四太太顾不上收?#30333;约?#20940;乱的头发,用颤抖的手指着炉子上冒着热气的水壶,结结巴巴地说道:“阿西娅,快把开水壶藏起来。解放军要是用开水?#24789;?#20204;,可阿么办呀?”

阿西娅急忙跑过去,把开水壶拎了起来,藏在了墙角落里。她也模仿韩太太们,把?#32422;?#22836;上的?#35848;?#22836;取了下来,掖在褥子的下面。

“?#20061;盡!?#25293;打?#22909;?#30340;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韩太太们和年龄小的孩子们慌慌张张地躲到最里面的小房间里,互相挤成一?#29275;?#19968;口大气都不?#25494;?#20986;来。

“?#20061;盡!?#25293;打?#22909;?#30340;声音继续从外面传了进来。

韩管家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走出去,战战兢兢地打开了?#22909;擰?/span>

门外果然站着几个解放军。带队的解放军干部态?#32676;?#34108;地说道:“老乡,你们不要害怕,我们只抓反革命分子。”

韩管家点头哈腰地说道:“长官,这里只有老阿奶和媳妇,还有几个尕娃,没有反革命分子。”

解放军干部说道:“这些我们都知道。但是,这?#26538;?#27665;党军官韩起功的宅院。我?#21069;?#23478;里的人员登记一下。请你把他们都叫出来吧。”

躲藏在屋里的人把韩管家和解放军干部的对话听得真真?#26143;小?#20182;们意外地发现解放军干部说话和气,并不像传说中的凶神恶煞。在韩管家的催促下,他们犹犹豫豫地走了出来。一大家子?#20449;?#32769;少站满了院子。

当解放军干部要登?#21069;?#35199;娅、阿?#32769;?#21644;米娜尔的情况的时候,大太太脱口而出:“她们3个也是瑙们的女儿。”

阿西娅、阿?#32769;?#21644;米娜尔3个人听到大太太的话,一下都愣住了,不知?#26639;?#24590;么回答解放军的问题。

韩管家头脑机灵,上前说道:“长官,这3个丫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看到陌生人就害羞。瑙来给你介绍她们的情况。”

解放军干部登记完毕,然后向大家宣布道:“韩起功已经向解放军投降了,正在交代?#32422;?#30340;问题。你们放心吧,解放军优待俘虏。你们如果有什么情况,要及时向军管会汇报。”

解放军干部又安顿了几句,便走了。

大家这才放下心来。这时候,他们发觉已经饥肠辘辘了,旋即回到正屋里,开始张罗着喝茶吃饭。

解放军进入张掖县城以后接管了?#28903;?#26435;,建立了人民的新政权,全力开展政治宣传攻势,组织了若干个宣传小分队,深入大街小巷、田间地头和深宅大?#28023;?#24352;贴标语,宣传政策,组织纠察队昼夜巡逻,维持社会治安。

城乡人民的生活秩序很快地得到了安定。

新成立的军事管制委员会发布安民告示,通令国民党军政人员到军管会登记,清交枪支和一切财物。

10月2日,军管会通知韩大?#35828;那?#23646;全部都去参加?#35874;?#20154;民共和国成立和张掖获得解放的庆祝大会。

4万余人齐聚在一起广场上。大喇叭里高声播放着革命歌曲。鲜艳的红旗迎风飘扬。老百姓?#32469;?#26159;那些穷人们欢天喜地,一个个笑得嘴巴里露出了白牙花子。

解放军领导和首任张掖地委书记?#32422;?#24037;人代表、少数民族代表先后在大会上发言。

大会一致通过向中央人民政权、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和世界拥护和平大会常务会的致敬电。

各族人民向解放军献上了绣着“人民之光”、“解放西北、功勋千古”等的大红色锦旗。

大会结束以后,军管会组织了盛大的群众游?#23567;?#22478;乡社火队、秧歌队纷纷走上街头。街道上的老百姓摩肩接踵,欢呼雀跃。

阿西亚和韩家太太们心事重重地看着这一?#26657;?#19981;知道?#32422;?#30340;明天是什么样子。

一朵朵愁云爬上了她们的脸庞。

过了几天,军管会送来?#35828;?#38889;大?#35828;?#32618;状书。

送走了军管会的工作人员,大太太吩咐道:“韩?#20081;澹?#20320;认得汉字,快给瑙们念一下,上面到底写的什么?”

韩管家一把抓起罪状书,急促地给大家念道:

“反革命罪犯韩起功是反革命匪帮的忠实走狗和爪牙,解放前历任马步芳匪部营、团、军长等职务,一贯进行反革命活动。

(一)解放前曾在临夏等地强行抓兵3次,使28000余回汉青年为反动派当炮灰,造成广大回汉人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二)他为镇压回汉人民的正义反抗,先后残害临夏市王阿訇、马金魁,夏河青年朱元旦等26名回汉人民。

(三)他在平凉、武威等地担任团长等职务的时候,借势霸占人民的房屋土地,抓民夫修公馆,敲诈勒索,纵兵抢掠,伤害?#20061;刮?#25968;回汉人民倾家荡产,流离失所。

大太太们听完了罪状书的全文,吓得浑身?#20063;?#36830;声说道:“麻大咧(西北方言,麻烦了)!瑙们的韩大人?#26032;?#22823;咧!”

几个太太跟着大太太留下了悲?#35828;?#30524;泪。

韩管家劝说道:“共产党说了,要优待俘虏。韩大人不会有事的。”

阿西娅?#21335;耄?#38889;大人杀了那么多的共产党,人家怎么会优待你呢?

后来,从外面不断地传来韩大?#35828;?#28040;息。

韩大人在关押期间心存?#30007;遙?#21033;用侍从?#31456;?#35299;放军的哨兵,企图逃?#36873;?/span>

1950年11月,韩大人被转押到临夏分?#28023;?#25509;受了数月的?#36867;?#20381;然毫无悔改之意,反动思想变本加厉,积极教唆和组织在押犯马克立木、?#25490;?#28023;和马西木等人发动暴动,计划在1951年的春节假期先杀害看管人员,再抢夺枪支逃出监所,继续与人民为?#23567;?/span>

1951年3月26日,韩大人因为策动反革命暴动罪在临夏被执行枪决了。

韩大人一去不再复返了。

韩家的亲眷们哭得昏天黑地。他们不知道,失去了韩大人?#32422;?#35813;怎样活下去?下一个被枪决的会不会就是?#32422;海?/span>

阿西娅也跟着他们流泪。她在悲叹?#32422;?#39072;?#22303;?#31163;的命运。

大太太打算返回西宁老家,但是,没有得到军管会的批准。返回循化的要求,也被打了回来了。他们只得在张掖落下脚来。

他们从小生长在富贵人家,不?#37117;?#31313;,不会?#25237;?#20063;不会做生意,只好坐吃家里积攒下来的老本。他们手中的银子越来越少了。

一天晚上,韩太太们坐在一起商量今后的生活。

大太太说道:“公家说现在是新社会了,不?#24066;?#21093;削别人,人人?#23478;?#21442;加?#25237;?#33258;力更生。瑙们不如把阿西娅、阿?#32769;?#21644;米娜儿都嫁出去,一则家中人口庞杂引人注目,弄不?#27809;?#35805;暴露了还要受到共产党的惩处?#27426;?#21017;减少家中的人口,可以?#39038;?#19981;必要的开支,减轻家里的负担。”

其他几个太太为了保全?#32422;海?#32439;纷表态同意。

阿西娅、阿?#32769;?#21644;米娜儿3个人听到韩太太们的谈话,心中难过了好半天。她们这?#32982;?#36947;?#32422;合?#22312;成了韩家的包袱。?#35829;?#30340;泪水打湿了枕巾。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26657;?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19979;?#24072;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24222;?#31665;:[email protected]  网?#23621;?#31665;:[email protected]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221795 位访客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股票交易软件 股票行情素材 浙江嘉兴股票融资 股票融资每天多小利息 股票行情002216 2011热门股票推荐 1992年上证指数 股票开户流程 股票分析软件手机版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