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32456;荊?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长篇小说 人世间 第七十一章 初到临夏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牛的草原    阅读次数:1754    发布时间:2019-08-19

 刀不磨快不好砍柴,孩子不教育不能成材。

——景颇族谚语

 

牛玉山兄弟和阿西娅好不容易等到了天气转晴,通往临夏的道路也修通了。他们告别了?#25104;?#25972;天阴沉的牛李氏,匆匆忙忙地踏上了旅途。

离开那座沉闷压抑的宅院,阿西娅的?#37027;?#19968;下子好了许多,也开始和丈夫、小叔子聊天了。

他们乘坐的汽车出了兰州城关,向南方的山区驶去。进入险峻的交通咽喉七道梁?#38498;螅?#20844;路在山谷间和山梁上盘来绕去,像一道又一道盘旋在山腰上的巨蟒。

汽车终于攀上了高耸入云的七道梁顶峰。

阿西娅从车窗向外面望去,只见山脉巍峨、万木葱茏、景色壮丽,感觉非常通透和敞亮,心中的憋屈差不多消失殆尽了。

汽车跨过波涛汹涌的洮河,进入黄土山峰林立的东乡境内,最后来到了县城锁南坝镇。

锁南坝镇盘踞在高高的黄土山梁上,?#36335;?#26159;一座天上喧闹的小城。当地的撒尔塔人依着山坡波浪起伏的走势建筑了一座座错落?#20804;隆?#31934;致小巧的院落。最高的建筑物是一座拥有4个细高宣礼塔的礼拜寺。小巷的?#35762;?#20840;部都是席地铺设的商品小摊子。小摊子上摆满了锅碗瓢勺、小孩的衣裳和香料等。两三个尕娃互相打闹着穿过小巷,身后飘浮起来的尘土犹如一团黄色的?#28059;恚致?#20102;整条小巷,引来了小摊贩们恼怒的的呵斥声。

牛玉山兄弟和阿西娅走进一家小饭馆,点了3碗臊子面条。

阿西娅看到这里人们的长相和打扮与别处的回回人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口中说着一种?#32422;?#21548;不懂的语言。

她好奇地询问牛玉山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瑙怎么一句话也听不懂啊?”

牛玉山回答道:“他们是撒尔塔人,说的是撒尔塔的土话,你当然听不懂了。我们也是撒尔塔人,老家就在东乡的轿子?#30340;亍!?/span>

阿西娅还是第一次听丈夫说?#32422;?#26159;撒尔塔人,便追问道:“撒尔塔人是怎么一回事?”

牛玉山喝了一大口浓浓的茶水,慢慢地说了起来:“古代的时候,蒙古人占领了西域和中亚。当时,他们的人口比较少,占领的地方又特别广大,为了长期统治和占领,就逼迫中亚许多不同信仰、不同民族和部落的老百姓向东迁徙到了中国,然后又把他们分散到各个地方,夹杂在蒙古人和中原汉人中间,化小对?#32422;和?#27835;的仇视和对抗,也利用当地人和外来人之间的矛盾来相互抗衡,相互监督和制约。

撒尔塔人是其中的一个部落,主要集中在东乡这片四面临水、中间高凸的黄土坡上,平时耕牧自养,战时成为随时可以调遣的后备军。这些撒尔塔人像大蒜的瓣子一样,具有很强的凝聚力,一直坚信?#32422;?#30340;宗教信仰,坚守?#32422;?#30340;传统习惯,坚持使用?#32422;?#30340;语言。后来,又有许多寻找亲属的撒尔塔人和传播宗教的人从西域和中亚陆续来到东乡定居,在这里娶亲成家,编入居民户藉,放牧农耕。

阿西娅同情地说道:“哪里都不如?#32422;?#30340;家乡好啊。他们也怪可怜的,就这么一辈子守在这里了!”

牛玉山笑着说道:“哪里是一辈子?都二三十辈子了!对了,我们在韩穆则岭有个?#31456;?#30340;世交呢。传说我们牛家的祖宗和他们的祖宗是一起来到中国的。现在他们的家里头还有一个老人呢。天山,你去?#36879;?#39585;?#36947;礎?#25105;们一起去看望一下老人家。”

阿西娅问道:“到他们家的路程有多远啊?”

牛玉山回答道:“也就20里路。”

他们很快地吃完了臊子面,然后坐上雇来的骡车,除了锁南坝镇,行走在黄土山坡的小道上。

牛玉山意?#28059;?#23613;,继续给阿西娅和牛天山讲述撒尔塔?#35828;那?#20917;:

“你看,?#22909;?#23621;住的村庄不是叫王家庄就是叫李家村,还有就是什么张家集、曹家寨,东乡的很多地名却十?#21046;?#24618;,不但不是汉语的名字,而且和万里之外苏联中亚的地名和部落名?#39057;?#26159;一一?#26434;?#19978;了。例如,东乡有甘土光、纳伦光、洒勒、库麦土、胡拉松、?#23546;?#38145;合土,苏联也有干?#33080;恰?#32435;伦城、撒里普勒、土库曼、呼罗珊、?#23546;?#38145;合水。从地名上看,撒尔塔人可以说是从苏联中亚那里迁移过来的。

好些个撒尔塔的家族流传着祖上是来自阿拉伯、伊朗和中亚一带的说法。马、买、牙、丁、色等这些听起来非常奇怪的姓氏,他们都说祖上是从西域东迁来的撒尔塔人。你再细细地端详他们的模样,大部分?#35828;?#38271;相都是满脸大胡子,高高的鼻梁,蓝眼睛或者黄眼睛,深深的眼窝子,和周边的?#22909;?#26159;不是不一样?

锁南坝的王家、张家,汪集的高家,大树的黄家,五家的李家,还有唐汪镇的撒尔塔人,他们都说?#32422;?#30340;祖上原先是?#22909;瘢?#21518;来由于躲避战争和灾难,迁到东乡的撒尔塔?#35828;?#21306;,慢慢地融进了撒尔塔?#35828;纳?#20250;里,变成了撒尔塔人。

还?#26657;?#30334;和一带的撒尔塔人说?#32422;?#30340;祖上本来是藏民,也是迁移到东乡?#38498;?#21464;成了撒尔塔人。还有一部分回回人和撒拉人也融进了撒尔塔人?#23567;?/span>

阿西娅忍不住插话道:“那些西域的人就不用多说了,光是?#22909;瘛?#34255;民、回回人、撒拉人,一个撒尔塔里头混杂进来了多少个外人啊!”

牛天山笑着说道:“新姐(临夏方言,嫂子),你也是混杂进来的外人啊。”

阿西娅得意地笑了起来。

牛玉山继续说道:“撒尔塔人说的话和蒙古?#35828;?#35805;、土?#35828;?#35805;,还有保安?#35828;?#35805;比较接近,互相可以半懂半猜地弄明白对方的意思。撒尔塔话里有很多?#39542;?#37117;是从蒙古话、汉话、?#22238;驶?#21644;伊?#39542;啊?#38463;拉伯话里借来的。

撒尔塔人以前每年?#23478;?#20030;办那敦,载歌载舞地欢庆丰收。那敦和蒙古?#35828;?#37027;达慕大会十分相似。

阿西娅听到这里,不由地笑着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人们都说你们是东乡蒙古呢。”

他们在黄土山?#36947;?#22823;约走了半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韩穆则岭。

村庄里的房屋大多数是清朝末期修建的,都是具有东乡撒尔塔民族特色的?#32842;?#32467;构平房。富裕一点的人家多是雕梁、画?#21834;?#21322;木窗柜,风格独特,工?#31449;?#33268;。

他们在村子里找到了马海德的家。

走进?#22909;牛?#21482;见院子里晾晒着一地刚刚收获的麦子,迎面是几间木质结构门窗的房子,显得古色古香。

马海德听到叫门的声音从房子里迎了出来。

他看上去大约50多岁,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长衫,头上缠着黑色的泰斯达尔,脸?#28044;?#22823;,皮肤红润,眼睛细长,还真?#34892;?#33945;古?#35828;?#38271;相,容貌和祖先阿巴斯的相貌已经大相径庭了。

马海德看到牛玉山带着?#22791;?#21644;兄弟专程来看望?#32422;海?#24515;中非常高兴,赶紧把客人让进正屋里,然后围坐在土炕上,安顿家?#35828;?#19978;了热茶,端上来金黄的油香饼,亲切地和客人聊起天来。

他?#38391;?#19968;块油香饼,递到了牛玉山的?#31181;小?/span>

牛玉山双手接过油香饼,把它掰成了4小块,把其中最大的一块递给了马海德,剩下的3小块留给?#32422;?#38463;西娅和牛天山。

马海德慈祥地问道:“我们大概3、4年没有见面了吧?这么长的时间里,你都在张掖做生意吗?”

牛玉山点?#35828;?#22836;,把口中的油香饼咽了下去,然后开始讲述这几年在张掖的经历。

马海?#38470;?#27941;有味地听?#29275;?#28385;足地分享着牛家兄弟的喜怒哀乐,不时地点点头,口中应声道:“哎哟,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啊。”

马海德听完了牛玉山的介绍,总结道:“男子汉大丈夫必须得出去?#36710;?#19968;番,否则就不能成家立业。不过啊,游子的身上?#21152;?#19968;根看不见的线,一直连在家?#35828;?#24515;坎上。游子走到哪里,家?#35828;?#24515;就牵挂到哪里。唉,1946年,我的弟弟跟上马?#27663;?#30340;骑兵师上了新疆,很久都没有音信了。我一直都在扯心着呢。”

这时候,马德海的大儿子马玉民从地里干活回来。他大约20岁出头,一双明亮的眼睛,淡黄色的头发和胡子,皮肤白里透红。

马玉民看到牛玉山夫妇和牛天山,走过来热情地打了个招呼,转身去找汤瓶?#35789;?#20102;。

牛玉山兄弟和阿西娅在韩穆则岭住了一个晚上。他们听着马海德讲述撒尔塔?#35828;?#21382;史,一直到了半夜才睡下。

第二天早晨,他们告别马海德一家人,打算返回锁南坝镇,再从那里转往临夏城,然后回到井沟的尕阴屲。

临别的时候,马海德和老伴依依不舍地把他们送到了小院的门外,一本正经地嘱咐道:“我的尕儿子马玉良今年18岁了,在临夏城里念书呢。你顺路给他捎个话,让他多多地吃饭,把身体养好,不要把眼睛?#20928;?#20102;。”

牛玉山连连答应道:“阿爸,你老人家放心吧,我们一定去看往尕兄弟的。”

牛玉山带着阿西娅和牛天山走下了山坡,依然能够听到身后传来的马海德的声音:“玉山,天山啊,我们两家今后要勤来往,多走动,千万不要断了几百年的交情啊。”

牛玉山转身抬起头望过去,只见马海德和老伴矗立在?#32422;?#38498;落地处的高坡上,一边用手巾抹着眼泪,一边轻轻地向他们挥动?#25856;鄭?#34013;天、白云和老态龙钟的身影构成了一幅充满温情的画卷。

牛玉山的喉头一热,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他赶紧使劲地点?#35828;?#22836;,当做是对老人家的回应了。

牛玉山兄弟和阿西娅来到临夏城,找到了在中学读书的马玉良。

马玉良长得几乎和哥哥马玉民一模一样,只不过身上比哥哥增添了几分书生气。

马玉良告诉大家,他的学习成绩在班里排在第一名。他特别?#19981;?#30011;画和写诗,在《临夏日报》的文艺副刊上发表过他写的一篇诗歌。一个穷山?#36947;?#26469;的东乡土人,居?#35805;?#20859;尊处优、自我感觉良好的城里人都?#23545;?#22320;甩在了身后!班里的同学一下子都被他给震住了,从此对他?#25991;?#30456;看了。

马玉良言语之中充满了激情,显得雄心勃勃。他丝毫不加掩饰地告诉大家道:“阿哥、新姐,我打算将来报考兰州的西北师范大学,专门学习怎么样写诗歌,怎么样写小说。我将来一定要当一个著名的大作家,要写出一部歌颂新社会的长篇小说,?#29275;?#20070;名就叫做《新时代的红楼?#24013;?#21543;!”

牛玉山十?#20013;?#36175;马玉良身上这种?#26131;?#25954;为、富有理想和朝气的劲头,高?#35828;?#40723;励他道:?#29256;?#23567;伙真?#20804;?#27668;!攒劲得很啊。几百年来,我们撒尔塔人还没有出过一个大文人。我们大家从今?#38498;缶团?#30528;你哩!”

马玉?#22841;?#30528;点?#35828;?#22836;。他说下午刚好没有课,要向老师请上半天假,自告奋勇地带领牛玉山等?#35828;?#19996;公馆和蝴蝶楼游玩。

东公馆是马步芳的哥哥马步青的公馆别墅,因为位居市区东面而称为东公馆。楼阁造型特异,飞檐翘?#29301;?#38613;梁画栋,河州回民的砖雕、?#22909;?#30340;木刻、藏民的?#39542;?#36798;到了完美的艺术结合。

阿西娅问道:“瑙看砖雕上面什么图案?#21152;校?#20026;什么看不见人物?”

马玉良介绍道:“这是临夏回民砖雕的重要特征。回民不崇拜任何偶像,所以不挂有任何人物形象的图画,所有的装饰都是花草和花纹。”

蝴蝶楼在临夏的南关,是马步青为四姨太修建的宅院,占地500亩,为?#35762;?#30742;木结构。北面正中为主楼,左右两廊接长方形6角亭式楼阁,形状好像蝴蝶的两个翅膀。从远处望去犹如翩翩展翅的蝴蝶,因?#35828;?#21517;为蝴蝶楼。

听着马玉良详细的介绍,牛玉山不禁赞叹道:“看看,读书人知道的就是多。我们在你的面前都变成瞎汉了。”

牛天山也笑着说道:“秀才不出?#29275;?#30693;晓天下事。”

马玉良得到了大家的夸奖,感到特别地兴奋,微笑着招呼大家道:“我们快一点转吧。时间早的话,?#20197;?#24102;你们去回民八坊看一看。”

牛玉山答应道:“对。一定要到八坊转一转,刚好在那里给家中的老老少少买上一些礼物,不能空着双?#21482;?#23478;去。”

牛天山和阿西娅应和道:“好。”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26657;?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19979;?#24072;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24222;氏洌?span style="font-size:10.5pt;font-family:宋体;">[email protected]  网站?#27663;洌?/span>[email protected] QQ1?#28023;?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598539260 QQ2?#28023;?/span>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2556483 位访客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36游戏官网 北京市尾号限行规定 极速飞艇假不假 广西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河南快赢481中奖详情 重庆百变王牌电脑走势 新疆十一选五手机版下载 888棋牌下载网址 腾讯分分彩开奖结果查 宁夏11选5选号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