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女主任夜攀柁杉岭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贵州赤水 祁成德    阅读次数:2842    发布时间:2019-11-11

1

我们村里的女主任绝对是美女,在学校是校花,在村里是村花,在乡里是乡花。成语“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是?#32654;?#24418;容中国古代美女西施王?#29579;?#34633;杨玉环的,但用在她身上也般配。汉乐府《陌上桑》中的美女秦罗敷,美艳让人倾倒,“行者贝罗敷,下担捋髭须。少年见罗敷,脱帽著帩头,耕者忘其犁,锄者忘其锄”一类句子,用在她身上也合适,因为据?#25285;?#36825;类情况确曾发生过。

 

2

上世纪的七十年代末,女主任出生在茶花溪边的一个小村子里,是独生子女。茶花溪流域独特的山水滋养她,成为了美女。在学校的时候,男生们见了她,总会?#23545;?#22320;直勾勾地盯着她而目不转睛,多数的时候都是她主动避让,心里却有着某种满意。她天真活泼单纯,从来不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这些事情也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习,她初中阶段的?#26441;ǎ?#37117;保持在班上的前五名。

进入初三年级之后,学校的男女同学之间的关?#25285;?#23601;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22836;?#23637;。每天放学后,和她同一条路的同学,都会在岩?#25104;?#37027;地方等齐上路,走一段路后,就牵手结对地走了一对,再走一段路后,又牵手结对地走了一对……最后剩下路程最远的她和邹邦伦。邹邦伦把她送到家后,才独自回?#32422;?#30340;家去。

她和邹邦伦,幸好是及时地悬崖勒马,通过初三复习阶段的拼搏,勉强上了高?#26657;?#37027;些牵手结对的同学们,没考上师范或高?#26657;?#23601;有的进了职高,有的早早地步入了社会的大课堂。

高考时,邹邦伦上了重点大学,她竟然名落孙山了。于是她进入了打工的队伍,?#23281;?#19968;些同学,到福建、广东去打工。五年前她回到了故乡,大学毕业后的邹邦伦分配在省城里,曾来?#22812;?#22905;。她却认为两个人之间已经不可能也不合适而予以拒绝。她在拒绝邹邦伦后的第二年认?#35835;?#20016;大鹏并终于结婚了。结婚的那一天,在祝贺的人群中竟然见到了裴松芝。裴松芝早她两年嫁来杉林村,对象也是在广东打工时认识的。裴松芝和她是同乡同学,又先后嫁到杉林村这地方来,新环境和旧关系使两人成了特别好的朋友。裴松芝曾问及她同邹邦伦的关?#25285;?#22905;实话告诉。裴松芝感叹?#25285;?#22312;一次同学聚会上曾得到证?#25285;?#24403;年在学校牵手结对的同学,包括?#32422;?#22312;内,居然没有一对能走到一起。

 

3

裴松芝打来电话,说要同桑树明分手。她劝说裴松芝,看在已经要上初中的儿子身上,?#29615;?#25163;为好。裴松芝说人往高处看,离了婚离开穷?#28966;?#21487;能会好点。她说希望裴松芝能留下来,如果桑树明有什么不对,她可以做他的工作。让他改。裴松芝?#30340;?#26159;主任,你要做工作就赶快来,迟了戏就散场了。

她嫁来杉林村之后,不两年就被选为妇女主任,后来又当上了村主任,既然裴松芝打来?#35828;?#35805;,她必须去一趟。

接电话的时候是下午三点钟。那时候,她正准备带上女儿,坐丈夫的车子回一?#22235;?#23478;。明天是她母亲六十岁生日。农村人看重满十,她母亲也看重这六十岁的生日。母亲的身体不太好。母亲?#20498;?#19968;年是一年。希望在世时多见见她和外孙。她接了裴松芝的电话之后,就让丈夫?#20154;?#22899;儿去茶花溪那边,然后再去省城。她是准备把事情处理好之后,争取明天一早去娘家那边。

 

4

她骑上摩托?#25285;?#27839;着乡村砂石路,向裴松芝家赶去。

路上,要经过柁杉岭。她骑摩托车刚到柁杉岭山脚下,摩托车坏了。她检查不出是什么原因,也修不好,就将摩托车推到路边的一个石岩腔里面放好,要走路去裴松芝家。裴松芝家住在芭蕉?#25285;?#32763;过这柁杉岭,下去约两华里路就到了。她想打电话让裴松芝骑摩托车来接她,?#24535;?#24471;不好,就没打电话,?#32422;?#36208;路翻山了。

要翻的这座山,就是柁杉岭。

柁杉又名福建柏,是一种高大美观的植物。它既有杉树的直挺,也有松树的盘曲和苍劲,更有如同柏树般的芳香和翠盖如巨伞般的风姿。眼前的山岭,因为曾经是柁杉成林,名?#24535;?#21483;柁杉岭。

早先,柁杉岭满山都是柁杉。柁杉个大,木材经久耐用,受到砍伐棺木的人们青睐。在乱砍滥伐,木材?#30331;?#30340;那些年头,满山的柁杉几乎被砍个精光,只是在山顶上剩下十多棵,受到生产队派出的基干民兵的保护,才得以留存。柁杉消失后腾出的地盘,逐渐被其它植物占领。先是在东边,麻杆杉?#27809;勒?#22320;盘发达家族,躯干挺拨枝叶茏葱的布满了东边山头。后来有人在西边的坡地和峡谷栽上了楠竹。楠竹的长势快发展?#26438;伲?#19981;几年就连根串节鳞次栉比地繁茂成了竹海。再后来,慈竹、斑竹、水竹、西风竹……杂竹群体又从南北两面,对柁杉岭形成包围分割之态势,抱篼成团地铺沟遮岭地发展,青枝绿叶地?#21152;辛四?#22369;北麓的几乎所有地方。这些杉树、楠竹和杂竹们,还邀约了野藤野蕨鸟萝和一些苔藓地衣,漫?#22870;?#37326;地生长,护卫着山楠上硕果仅存的十多棵古老奇特的柁杉。照这样看来,柁杉岭的名字已经不确切了,不过,人们还是没改动它,仍然让它继续柁杉岭的称谓。

 

5

晚?#32426;?#33509;是从天上垂落,顺天边铺展,覆盖在柁杉岭上。公路沿着柁杉岭的山腰盘旋。恍若云里雾里般在霞光中时隐?#27605;幀?#20154;如果沿公路走,要平坦一些,但要绕远一些。她想走捷路,从瀑布旁边那条?#25918;?#22369;过岭下山到芭蕉沟。这条路是以前出山的大路,如今走的人少了,可能荒了,但要近得多,会减少至少是两公里的路程。为了尽快到裴松芝家,她选择了走山路走近路。

从前,这条山路是一条不规则的石板路或砂土路,经常有人?#38472;?#21644;修整,显?#27599;?#25950;和大?#20303;?#20065;村通了公?#20998;?#21518;,走的人少了,也没有人修整和?#38472;?#20102;,两边的蓬草长拢来,?#34892;?#30707;板已经松动倾斜滚落,路就荒了窄逼难走了。她在一笼西风竹的竹篼旁边捡了一截竹棍,拿在手里探路,有时候也把路两边的茅草蕨基草分开打趴好过。路实在荒僻不好走!但路两边散发着野花的芳香。

前面的路,不知道有多荒僻多难走哩!

回头走?#26705;?#27839;着刚才上山的路下到公路上,路好走些,省力些。

哦,已经快到山顶了,往前走和往回走的路?#35848;?#26159;差?#27426;?#20102;,等回头下到公路上的时候,往前走也可能要下到公路上了。

往前走会节省些时间,少走些冤枉路。

还是往前走吧!

走山路不能分散精力,她一不小心就摔了一跤,?#35060;?#20102;,痛哩!

她?#22871;盘?#30171;,坚持着往前走,到路边的一条石坎子上,坐了,揉?#25490;?#20260;的?#35838;唬?#33258;我调理。

 

6

夜色在不知不觉中降临,山路两边的景物已经模糊起来了。

?#25490;?#20260;了,肚子也有点饿了,她?#27599;悸亲约?#30340;去向了。她大约?#28010;?#20102;一下,这里离裴松芝家,大约三华里路,离?#32422;?#23478;呢,约是三公里?#26705;?#35060;松芝家的路程近一半。再?#25285;约?#26159;村主任,是到裴松芝家去做思想工作,解决问题的哩!也是扶贫工作的一个环节哩,“扶贫?#30830;?#24535;”嘛,要做好人的思想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哩,有了做思想工作的机会,不能放弃哩!还是往裴松芝家走?#26705;?#20917;且,先是答应了去的,不能失信哩。失信了,以后说话怕没人听了,村组的工作会更难做哩!

天黑了,路又荒,?#25490;?#20260;了,不能再往前走捷路了,回头下到公路上去?#26705;?/span>

月亮升起来了,悬浮在天上,含羞的少女一般,露出半边?#24120;?#21322;边隐藏在云层里。星星可不少,东一颗西一颗南一颗北一颗地缀在天上,?#20102;?#32768;眼。月光星光映照在柁杉岭上,景物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诗情画意流?#21097;?#20276;随而来的是神秘和诡异。初夏的夜风吹来,送来野花的芳香,给人凉爽,送来惊奇,引起警觉,产生?#24535;濉?#19981;知何处,传来猴子的叫声,接?#25856;?#28689;布后的溪潭里,爆发了一阵蛙鸣。接?#25856;?#38468;近的什么地方,发出虫子的怪?#23567;?#25509;?#25856;?#22836;上树梢上发出“哇啦哇啦”的声音,随即有一只大鸟,?#26494;?#30528;翅膀,?#31639;?#24867;地飞走了。随着鸟儿的飞走,树干闪悠?#39057;?#26179;动,树枝颤?#20301;?#22320;摆摇,树叶扑簌簌地舞?#28014;?/span>

她知道,这地方没有虎豹之类的野兽,但獐鹿羚羊、山猫松鼠之类还是有的。她不想往前走了。鬼?#31181;?#31867;,她不信,也不?#25314;?#20294;她怕遇见大的可能对人产生伤害的野物,尤其是蛇。蛇在夏天最容易出现,她最怕蛇!

 

7

她想,给什么人打个电话?#26705;?#25226;?#32422;?#30446;前的情况和处境说一说。打给丈夫?#26705;?#19981;知他现在在哪里,如果是在开?#25285;?#24433;响了她的情绪可不好!裴松芝家不远,打给裴松芝?#26705;?#23545;,就打给裴松芝!

也许是信号不好,裴松芝联系不上。

赶快转身,往下走?#26705;?#23613;快地下到公路上,就好了,下到公路上,至少要安全些,运气好的话,说不走还会遇到进山或出山的车?#23613;?#33050;没先前痛了,赶紧走?#26705;?#19979;山去碰运气。

手里还拿?#25856;只?#24819;揣好,又想到有时可当手电筒用,就一直拿在手上。忽然,头顶的树桠上,发出?#22235;?#20799;扑腾的响声和“?#31455;竟尽?#30340;叫声。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32431;窗桑?#21710;,手机没电了,开不了机了。

脚痛、忍着,每走一步?#23478;?#24525;受巨大的?#32431;啵?#20184;出巨大的努力。

终于走到山口了。这地方,离公路约是300?#20303;?/span>

她要先歇一歇,然后继续下山,下到公路上。

突然,汽车行驶的声音,从山下往山上传来。

她心里一阵狂喜,但怎样联?#30340;兀?/span>

不可能燃篝火,那是违反森?#30452;?#25252;禁令的,况且,没火种呢!

喊?#26705;?#22823;声喊,也许司机能听见!

司机听不见呢,又咋办?也没啥,情况最多和先前一样。

喊?#26705;?#19981;能放过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

一辆中?#31361;醭担?#20142;着车灯,沿公路往山里开。

是去拉?#23777;?#30340;?#26705;?#31649;他,大声喊:“喂、喂、喂……”

汽车没有?#20174;Γ?#20063;没停下,对直进山了。

没关?#25285;?#33707;泄气,也许会有下一?#22659;的兀?#32487;续等。

还是继续走?#26705;?#21040;公路上去,希望会大一些。

夜里走下坡路,难走,得小心。她提醒?#32422;骸?/span>

忽然她感到肚子饿和头痛,半天没吃东西了,肚子当然会饿。头痛,近几年?#32423;?#26377;出现,平时发痛了,到村里的医?#21697;?#21153;站,找小何开几粒药吃吃,就对付过去了。现在,在这野外的山坡上,身上没带药,它竟然又犯了又来了,真会找时间,忍着?#26705;?#20063;许一会没事了!

她努力坚持着。但是,忽然脚底一滑,身子倒下,顺坡滚下……。

 

8

丰大鹏、裴松芝和村民们在柁杉岭下的石岩腔里找到了女主任的摩托?#25285;?#28982;后?#25104;?#36335;搜寻,找到了昏迷在草丛中的女主任。

在医?#28023;?#35060;松芝?#30830;?#22823;鹏等人离开后,说?#32422;?#19981;该打电话给老同学,让女主任出了事受了伤,虽然医生说是伤势并无大碍,?#32422;?#20063;该反省检?#20540;狼福?#24182;?#25285;?#22905;?#32422;?#24050;打算暂不离婚了,要给桑树明一个机会,看他下一步的表现如何再作决定……



作者简介:

祁成德,?#26657;?/span>1947年生,贵州赤水人。中共党员,中学高级教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老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华?#27465;成?#20250;员,贵州省作协会员,《赤水诗?#30465;?#24635;编。出版有对联集《中国古典四大名著联话》。有长篇小说四部。?#24405;?#20837;选《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和《21世纪人才库》等大型典册。

 

 

(编辑:东乡哥哥)

已经有 0 条评论

版权所?#26657;?span style="font-size:12px;color:#E56600;">贵州作家网 国?#22812;?#19994;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23435;剩?#26446;向玉律师(贵州洲联?#19979;?#24072;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5885885 ?#29615;?#23458;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足球胜平负技巧 T6彩票首页 陕西快乐十分助手下载 欢乐生肖怎么玩 竞彩足球比分真播彩客网 14场胜负 不要赚钱中文字幕 广西快乐双彩中奖结果 浙江11选5基本走势 德甲联赛搜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