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赔最新分析技巧|球探网篮球时比分
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mpcui.tw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黄岐黑鲛崖上的咏叹调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耿彪    阅读次数:2973    发布时间:2019-11-13

   引子:人生总是在经历之中渡过的,有好的、有坏的,有苦涩的、有甜蜜的、酸、甜、苦、辣尽在其中。也许无意之中便会掉进别人精心设计的圈套里边,也许这就是爱情的阴谋与纯真的美丽。

   今天,我讲述的阴谋与爱情的故事,是一个真实地发生在我生活过的江南水乡小镇,一个江南水乡朋友身上的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经历的红尘过客所亲身经历的往事……

   远处,一个二十多岁的大?#23601;罰?#29916;子脸、葡萄眼,一排小白牙,细皮嫩肉、有红似白,一米六十多的个子,不胖也不瘦。她站在那推着一辆双?#20013;?#25512;货车,回眸之间观看着对过大石桥下边走过来的三个人。只见十几米远处龙南大桥上走下来三个人,直接奔着桥?#21512;?#36793;?#25512;?#36947;路东边的小超市走了过去。哎,大舌头、小胜子、彪子,你们几个干什么去?”。此刻,这个大?#23601;?#20914;着走过来的李军、小胜子和我打着招呼。这时,大舌头李军一边走着一边用闽南地方方言说了几句话,旁边东北来的我十分纳闷地有一些晕头转向,不知?#28010;?#20204;说着什么几里吧几嘀嘀咕?#23613;?#25105;们三个人转眼之间便走到了她面前。这工夫,李军、小胜子二人操着地地道道的闽南话与这个大?#23601;方?#35848;着什么,傻若木鸟的我根本听不太懂他们说着什么。虽然?#30331;?#20123;年我从表妹钟声那里学习过几句福州方言,可是在这群山环绕、水道纵横的江南水乡小镇子里边,我所学习过的那几句闽南话根本用不上。

   这时,小胜子一转身看了看我,接着便冲前边交谈之中的大舌头和大?#23601;?#25670;了一下手,用十分生硬的普通话说道:“哎呀呀,老瓜瓜的,你们看彪子兄弟听?#27426;?#21681;们说方言话,咱们还是用普通话说话吧?他至少能听得懂一些呀。”。这工夫大舌头李军转头看了一下便哈哈乐了,急忙冲旁边呆若木鸡的我?#23454;潰骸?#21710;,彪子老弟,你听?#27426;?#19981;行啊?在我们江南异地不学习一些闽南方言、闽东方言,你怎么能在这里生活吖、与当地人们怎么交往啊?这么地沒什么事情,我们几个人轮流交你说福州地方方言怎么样?”。此刻,三个人对面的大?#23601;?#22075;嘻一乐冲着我说道:“哎呀侬~彪子哥,你还是跟你弟弟阿点,好好学习一下吧,在我们这个小镇子里没有几个人说普通话,青一色闽南、闽东地方方言,你要是想长期在这里生活居住,你必须得学习一些日常用语,要不然你不可能融入进江南人的生活里边,吃的、用的、生活方式、穿的、人们的交往跟你们北方人不一样,完完全全两回事?一会我给我二姑妈家干完活,我去找点点跟他说?#21040;?#25945;你?”。此时,我嘿嘿地乐了忙不喋地开玩笑地?#23454;潰骸?#21710;呀,我说鲍鱼妹子,大哥虽然是北方的土豆的,来到江南水乡很快就会融入到你们的环境里去,不信吗?过几天你再?#32431;矗?#36825;八闽大地至少我还有一大帮大学生朋友,昨天我骑车子去福大、医大、工大?#22836;?#22823;会了几个朋友,他们也是当地人也说的普通话,我也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我们十几个人还一同逛街去了,五四路、三?#40644;?#24055;、五?#40644;?#36335;、五一路、马尾区、北仑、福山、屿山、灜岛上的英国公使馆景区,我们参观游玩了不少地方,一直都是说的普通话?不过你们哥几个的见意我接受了,晚上回家里让我弟弟钟点教我。”大?#23601;?#19968;听嘻嘻哈哈地笑了。这里说一下:“大?#23601;貳?#21407;名?#23567;?#26519;玉玉?#20445;?#26159;我表弟钟点新交的女朋友,“大?#23601;貳?#36825;个绰号是我给起的北方绰号。江南人都希用人的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再加上江南人的特殊拖音“阿”字音。南方人称呼人十分简单,比如:“阿龙、阿英、阿玉、阿滢、阿虎、阿狼、阿猫、阿狗什么的……”。喜欢用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加上拖音。?#27426;?#21271;方人?#21019;?#19981;相同,喜欢直?#21647;?#21517;字,或者叫小名、再不就哎、哎、什么的叫法。这就体现出南方人与北方人的生活方法、日常文化、?#32422;?#34892;为规范并不一样完全是两回事。南方人与北方人在?#36335;?#31359;着上也不一样,南方人尤其是广东人、福建人特别喜欢亚麻布制造的各?#38047;?#26377;图案的?#36335;?#19981;论男人女人都喜欢穿着花啦胡哨的?#36335;?#23588;其是那一群群当地作买卖的人,男人穿着全部是各种烙花、印花图案的花啦胡哨的?#36335;约?#27700;磨石牛仔裤一类,南方人日常生活方式上喜欢作买卖、经商、“十人九商一人在打工?#20445;?#36825;是南方人经点的一句话。不过,也有一群“特类人种”公职人员,诸如大公司职员、政府公务员、各大?#25512;?#19994;管理人员会穿着西?#26696;?#23653;,就好像北方农村的村委员会干部一样。南方人并不穿着?#36335;?#24403;大的花费,它们的日常生活焦点在盖房子。尤其是家家全部是三、四层独门独院的小楼房,好像北方的别墅一样。而在黄歧港、马尾区海地带、一些常年跑船的、海运船员、?#32422;?#19968;些利用买卖而搞走私的人家,它们的房屋却是十分豪华的大别墅。

   话说我们几个人嘻嘻哈哈了一阵子,大家说说笑笑之间走进了小超?#23567;?#21407;来,这是林玉玉的二姑妈家开的小超?#23567;?#20854;实也算不上是一个“超?#23567;保?#23567;店铺卖的东西包含了日常用品、吃的、用的、穿的、甚至还有从日?#23613;?#21488;湾、菲律宾、马来西亚、?#24405;?#22369;等等国家和地区走私进来的各种货物。诸如:外国人的?#36335;?#26085;常用品、化妆品、陶瓷制品、?#32422;?#33337;舶用的各种设备。另外,还有登山爱好者专用的爬山绳索、折叠帐篷、小型野外炊具、?#32422;?#21508;种登山专用设备等等。

   阿玉卸完货物之后,便走到我们几个人身边。她刚要开口说话门口处走进来两个女孩,离着挺远便冲着阿玉叫嚷着:“哎!阿玉,阿军、阿胜来了吗?”。这时,大舌头李军急忙从货架子旁边站?#20284;?#26469;,冲着远处门口大声嚷嚷着:“哎!阿英、阿菁、我们在这里呢?等你们几个呢?”。

   此刻,我从柜台底下一边忙碌着一边站?#20284;?#26469;,左手拎着几袋干鱼片,右?#30452;?#22841;着一小箱饮?#24076;?#27491;准备帮着往柜台里边摆放货物。

   这工夫,小胜子抱着一大捆登山用品从里间屋走了出来,转脸冲着我嘿嘿一乐便说道:“哎!彪子?阿英来了?你还不去接一接?”。此时,我顺着狭窄的通道急忙将东西摆放到柜台上,而后摘下来套袖一转身便准备往门口方向走去。

   这时,一个倩丽的身影从我身体后边走了过来,她轻手轻脚地走到我身后便伸手拍了我肩膀一下,我转身观望接着便是她银玲般的笑声。我仔细一看原来是老妹子钟声的闺秘谢?#21152;?#21644;叶玉靑两个人。我转身之时由于毛手毛脚的,不小心鼻子一下碰到了柜台里的东西上了,弄了一鼻子红红的酱油似的液体,这下可好逗得所有人哈哈直笑。

   此刻,我急忙冲她们二人说了一句:“阿英、阿菁、我老弟钟点呢?他怎么没来?哎!你们等一下,我去擦一下~”。这工夫,阿玉的二姑妈从里间屋走了出来,看了看我而后也是笑着冲我说道:“唉呦、?#32447;线稀?#21710;呀鸡麻?#23567;?#29483;仔嗷、猴子鸡似的~”。由于阿玉的二姑妈是地地道道的涫板人,属于当地七里畲族的人不会讲普通话,属于少数民族所以讲了一句高山族话。就这一句少数民族的话语,让我弄了一头雾水、云里雾里的。后来,还是表弟钟点教了我半个小时才学会这些畲族语言,结果呢一边学一边哈哈直乐。

   咱们再说阿玉的二姑妈说完话之后,走到阿玉身边并冲着她说了几句闽北方言后便走出了小超?#23567;?#27492;刻,我们几个人一边干着活一边嘻笑打闹着,突然“滴~铃~铃~”一阵子急促的电话铃声响?#20284;?#26469;。这时阿玉急忙从柜台里边站?#20284;?#26469;,忙扔掉手里湿漉漉的抹布。她直接走到门口处摆放电话的小桌子旁边,一伸手便?#38391;?#26469;电话听筒并?#23454;潰骸?#21890;!哪位呀?阿萍,怎么啦?阿胜吖,在、在、在我这呢。喂,小胜子,阿萍的电话,快过来…”。

   这工夫,小胜子急忙从里间走了出来,随手将擦地的湿漉漉的墩布扔在了一边。他直接走到了小超市门口的?#23601;?#26700;子旁,伸手便将阿玉手里的电话听筒接了过来,而后贴在了耳朵边上忙?#23454;潰?/span>“哎!哎!阿萍?是我阿胜。我现在在阿玉姑母家的超?#24515;兀?#20182;们几个人啊?在~在~阿军、彪子、阿菁、还有阿英都在这,什么阿辉、阿点二人从青芝龙凤山的?#25293;?#20065;那边回来了~好、好、我们这就去你那里~”。

   此刻,小胜?#21647;油?#30005;话之后便?#21494;?#20102;,而后一转身冲着柜台里边打扫卫生的我和大舌头李军叫嚷着:“哎!彪子、阿军、别干活了。阿萍在她家的古董店,打来电话让咱们几个人现在就过去,阿辉、阿点二人刚刚从?#25293;?#26449;回来,可能是让咱们过去研究一下明天早上进九乡十八寨的事,去?#32431;?#37027;十七座闽粤?#23454;?#38517;的事情~~”。

   这工夫,阿玉在门口处急忙冲着小胜子嚷嚷道:“哎!阿胜、我家的军用吉普车在门口呢?你们几个人开车去阿萍的古玩玉器店吧?”。这时,小胜子冲着阿玉挥了一下手便?#23454;潰骸?#36710;钥匙呢?”。再看阿玉急忙伸手到牛仔裤的屁股兜里,拿出来一把车钥匙便扔给了小胜子。

   小胜子抬手便接了过来车钥?#20303;?#36825;工夫阿英、阿菁、李军和我一块走到?#39034;?#24066;门口,几个人陆?#21483;?#32493;地走出了小超?#23567;?#21407;来小超市门口东侧?#22351;?#20116;米远处,有一辆212旧的宽体军用吉普车。这是阿玉的二哥林明?#33080;?#28023;打渔时,从日本横滨暗地里走私回来的,后来林明亮的朋友们给这辆宽体吉普车重新喷涂?#20284;?#33394;。更有意思的是不知?#26469;?#21738;里弄来了212的吉普车?#26222;鍘⒏制?#26631;志?#32422;?/span>212的车?#29031;隆?#36825;样一?#21019;?#26087;吉普车的外形上?#32431;矗?#23601;是一辆新喷漆的改良型212军用吉普车。再说我们五个人钻进了军用吉普车,汽车一脚油门便驶离了阿玉姑母家的超?#23567;?/span>

   212宽体军用吉普车一路狂飙飞奔,几分钟后便停在了敖江边上的县委太阳楼前。这里是一幢三层半圆形的半新不旧的楼房,最上边?#35762;?#27004;房是县政府的办公室地点,遥遥望去只是一排排房间门有开着的、关闭着的。而半圆形的大楼两边是水泥台阶盘旋而上,直接通往二楼、三楼县委的各各办公室。

   原来,这幢三层半新不旧的楼房,始建于上个?#20848;?#20843;十年代初期(1982),是福州改革开放委员会承建的办公楼。后来国家在福建省福州市建设“国家级经济开发特区”和“国家级?#26434;?#36152;易区?#20445;?#25913;革开放委员会便搬迁到了福州?#26143;?#37324;边了。上个?#20848;?#20061;十年代中期,为了响应国家保护珍贵稀有文物,县政府便从音乐大师陈弟府邸与状元府府邸搬迁了出来。就这样,一幢半旧不新的大楼便成为了连江县政府、县委办公地点了。

   而由于历史原因最底下的一楼,却成为了一家家商店买卖铺户,其中正中间一家古色古香的牌匾吸引了我,黑黑长长、宽度足足半米左右,几个金漆大字“琦惠古玩玉器店”。就在我观看古色古香牌匾的工夫,我们的212军用吉普车已经开到了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前边了。

   这工夫,阿军从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前的水果摊上走过来。他叫陈玉军,我新认识的朋友之一。当年他二十二岁,一米八的个头,瘦瘦的、高高的,圆圆的脸儿上,多了一些?#22253;子?#20919;酷。上、下一身当地产的水磨石牛仔衣裤,更显得十分憔悴苍老了不少。他是林玉萍的中学同学,因为?#30422;子心?#20013;风的毛病,走路不方便全家四口人,全靠着父亲在长龙茶厂当工人的工资,还得上学的上学、有病的吃药、理疗,紧紧巴巴地养活着一家人。

   于是,他在高一那年弃学不上了,为了解决家中的经?#32654;?#38590;。于是应中学同学林玉萍的邀请和劝说,便从林玉萍家的琦惠古玩玉器店进了一些货物,直接在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前边空地上,支撑起来一个小摊位,便作起了古玩玉器贩卖的工作。

 也许,一段江南水乡红土地上的生活经历,足以让人一生去品味其中的一些故事。在依山傍水、泽水而居,群山环绕、茶?#22870;?#28023;、竹林深深的山区里,有一些生活中的故事经历值得去回忆和思考……

   当时,我们几个坐着的的212军用吉普车,刚刚开到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处。这工夫对面地摊上的陈玉军便走了过来,当我从212军用吉普车上下来,第一眼便看见他瘦瘦的、圆圆的脸儿上,多了一些苍白。全身上、下当地产的水磨石牛仔衣裤,更显得十分憔悴苍老了不少。

   此时,212军用吉普车刚刚停了下来,小胜子便一推开车门叫嚷道:“阿军、阿丽来了吗?”。这工夫,陈玉军已经走到吉普?#23707;?#36710;门门口了,低了一下头冲着刚刚开车门的小胜子回答道:“胜子、阿丽、人家早就来了,在阿萍屋里呢?”。

   这工夫,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处走出来一位靓丽的人物,一米五十多的小个子、瘦瘦的、好像麻杆似的,瓜子脸、浓眉、大眼睛、秀眉间一颗黑点,显得十分文明、儒雅。随后又走出来一个一米六十多、胖胖乎乎的、不过十分好看的女子,再?#21019;?#20154;圆脸、小眯缝眼、高鼻梁、一张樱桃小口,身上穿着少数民族服装,走在了麻杆的身边。

   此刻,我和大舌头李军二人先后走?#24405;?#26222;车,这时阿英、阿菁、也从吉普车上下来了。阿菁先是十分热情地小跑了过去,并嚷嚷着:“阿萍姐、仔仔姐…”。我一边走一边傻笑了一下忙打招呼道:“师妹、喚?仔仔妹也在~”。

   原来,身上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女孩叫仔?#26657;?#30495;名叫“林细?#23567;保?#23567;苍乡的、属于少数民族聚集的九乡十八寨之畲族人。女孩仔?#26657;?#30495;名林细?#26657;?#36824;是我表弟钟点女朋友的亲妹妹,她们都是小苍畲族乡的人,一直在凤凰古城打工的,要是论起来还是我的弟弟钟点女朋友的三妹子呢,也就是弟弟钟点的小姨子。

   不过,我还是习惯叫她“胖瓜妹?#20445;?#22240;为?#28304;?#25105;认识她以来,十分爱吃小香瓜,不过人嘛!长像也十分像小香瓜。大家?#20013;?#35805;的时候都这么叫她“胖瓜妹”。

   此刻,我一看见她就乐了。昨天,我和表哥阿辉(钟镇辉)、阿涛(钟镇涛)、表弟阿点(钟点)在她家吃饭来的,与她们的父亲、母亲在一块聊天,并在她们姐妹几个人的带领安排之下,游走于少数民族聚集的九乡十八寨小苍乡的山水之中。

   当时,我们几个人在她们姐妹的带领下,走访?#35828;?#22320;的畲族人的老族长。当我们顺着红土山坡一?#35762;?#24448;上走着,绕过一处竹林子走进半山坡的小村落。这才发现山坡之上只有?#20132;?#20154;家,前边这一家用一捆捆竹子围绕而成的院墙,与其说是院墙,还不如说是没有院墙只是围绕而成。

   我们陆?#21483;?#32493;走进了“阿山老爹”的院里,这才发现这是?#35762;?#29992;木板、竹子、石头、红土建筑而成的竹子土楼,最下边是空荡荡几根粗壮的木桩地基,里边堆放着一些干草、还养着当地的小乌鸡、鸭子、还有四、五只大白鹅蹲在干草丛中。

   竹子土楼左边是木板楼梯,奇怪的是楼梯口处还拴着一头毛驴、在毛驴身体后边还卧着一头老水牛。当我?#20146;?#19978;?#23601;?#27004;梯时,?#23601;?#25203;子堆边的老水牛还沉闷地叫唤了两声。我们几个人?#21483;?#22320;登上二楼楼梯,这才发现这个竹子土楼二楼上边却是木板围着的阳台,这个由木板、竹板、竹?#21647;?#31569;的阳台有三米多宽、八、九米长度。

   这工夫,我一边走进“阿山老爹”家土楼二楼的?#23601;分?#22303;楼,一边仔细观察着二楼阳台的外围的围栏。原来,这个围栏采用了竹筒、竹板、?#32422;暗?#33457;、镂空而成,而?#19968;?#24448;竹土楼外边延伸出去一尺多,采用半圆?#21890;?#36896;而成,高?#23478;?#31859;左右、下边有半米高的竹子座形长椅,也是半圆?#38382;?#32467;构。上边的延伸半圆与下边的半圆有机融为一体、相得益彰。我们陆?#21483;?#32493;地走进了双扇竹板对开着的房间?#29275;?#24403;我?#20146;?#36827;了竹土楼的二楼房间发现这里是通间,东西长、南北窄,足足有两间房屋大小,最里边一?#25490;?#30528;狗皮的床榻,挂着已经有一些破旧的旧蚊帐,不过房间里边十分干净、整洁,虽然说旧蚊帐已经有一些破损了,已经用白色的针线缝合的一小块、一小块的了,而且清洗的十分干净。奇怪的是在房间中央却摆放着一圈小竹椅,毎一个小小竹椅子高?#23478;?#23610;左右,四四方方、还带有一个半尺的小小靠背。在这一圈小竹椅子里边中心摆放着一个竹筒烟枪,斜依靠在一个竹子小架之上。当我们一一走进房间这才发现,此时“阿山老爹”正坐在屋子中间的小竹椅子上,弯着大?#22909;?#33136;抽着长竹筒水烟枪。在“阿山老爹”的狗皮的床榻上还坐着一个中年人———

   当时,房间里还有一位身穿畲族人服装的中年男子,是“阿山老爹”的亲侄外甥,也是“阿山老爹”的三个小辈血源亲人之一。当时,我还记得“阿山老爹”的侄外甥,十分热情、招待了我们这一帮人,在聊天的时候弟弟钟点向他介绍了我,这工夫,“阿山老爹”的侄外甥一听是钟声的哥哥,而且又是陈天靳的东北大哥,显得十分热情、亲?#23567;?/span>

   后来,“阿山老爹”的亲侄外甥这才说了实话。原来,我的妹夫(钟声对象)陈天靳是他的远方亲表弟之一。由于年代过于久远了,一时之间想?#40644;?#26469;?#35828;?#26102;介绍他的名字。   也许,我和他匆匆忙忙一次偶然会面,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也许,年头太远了,根本记?#40644;?#26469;他叫什么名字了,今天暂时就以“阿山老爹”的侄外甥名字代替吧,毕竟他是“阿山老爹”的亲侄外甥。<br />

   八十五岁的“阿山老爹?#20445;?#20063;就是人们常常说得?#21543;?#25968;民族头领?#20445;?#23567;苍畲族人族长”。有些时候静静地想起来那些在九乡十八寨的经历,也十分有趣、也十分离奇、也十分难以描述。

   后来,我们这一帮人围坐在“阿山老爹”身边,听着“阿山老爹”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讲述着“小仓乡”与“畲族”的历史兴衰,?#32422;?#20061;乡十八寨与九大头领的故事。

   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在少数民族地域居住、生活、融入它们的生活之中的,尤其是号称“八闽闽都”的古老山寨,这或许是人生难以形容的少数民族地域生活。

   当我们游走于小苍乡的山山水水之间,坐着长竹排顺滔滔江水流向敖江古镇,那可真是一种用语言无法描述的心情,尤其是江水两岸的山峰、竹林、草地、峡谷、真实地感受了一次“峰峦叠翠,江水流淌,竹笺轻悠,仿古人时”。我们这帮人在九乡十八寨的小苍乡玩转了一整天,不过也深深地感觉到了少数民族的观念落后与封闭。

   晚上,我们一行几个人坐?#32982;?#25490;,由仔仔和她姐阿玉?#32422;?#22823;鸭梨、点点几人轮流?#25490;?#25511;舵,从山水之中飘流回敖江古镇,一直停靠到江南乡南岸的大石桥边上———

   当我们几个人重新回归江南南岸,江岸边上东边的小超市里传来争吵之声,我们几个人直接扔?#36718;?#25490;、关闭电机舵,而后先后跑向岸边七级石头台?#20303;?#36825;时,岸边对面五米远处的模具小店里传来:“阿点、阿玉、宝?#26657;?#20320;们几个干什么去了?”。我走在大家的最后边抬头观望一看,原来是表弟点点女朋友的大舅阿昶,只见最前边的阿玉走到?#32422;壕司?#36523;边忙问怎么了?

   这时,我们几个人陆?#21483;?#32493;地登岸来到阿玉?#21496;?#38754;前,?#20181;?#21069;边林玉玉二姑妈家出什么事情了?这工夫,我也走到了阿玉?#21496;?#38463;昶身体左侧,而后往东边石桥边上那家小超市观望了一会,只见小超市门口前边七、八个中老年人,正与林玉玉二姑妈争吵着什么。此刻,阿玉?#21496;?#38463;?#33889;?#24471;有一些焦急,用手?#38050;?#28857;点责怪着仔仔和她姐阿玉、?#32422;?#22823;鸭梨、点点四个人,诉责道:“你们几个、太不让人省心了,一走全都走了,也不告诉你阿爹、阿妈一声?家里只留下瞎眼的奶奶?你们那?你也是、宝?#23567;?#20320;一个北方人,跟着起什么哄?不好好呆在干妈家?东游西逛什么呀?#21051;?#19981;省心了?快回家吧?中午,你们没有回家?你干妈来我这里好几趟?生怕你走丢了?这老大山区里你又不是本地人,?#22351;?#20986;什么事谁负责呀?”。这工夫,我站在阿玉?#21496;?#38463;昶身边,一看老头真生气了于是急忙解释了一下,并且一劲地说“对?#40644;穡∪美?#20154;们操心了!”。这时,表弟点点会溜须拍马,从仔仔手里拎过来两瓶老酒、?#32422;?#23567;?#30475;白?#30340;“腊肉?#20445;?#36882;给了未来的?#21496;?#38463;昶,接着便是搂?#21271;?#33136;地哄着说了一堆好话。   此刻,?#21496;?#38463;昶这才笑?#20284;?#26469;,并且接过来酒和小?#30475;白?#30340;“腊肉”。而后一转身走到我面前笑了笑,并?#19994;?#22836;冲着说道:“宝?#23567;?#20197;后可别让你干爸、干妈操心了。我们这里山路多、全是大山,你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们负?#40644;?#36825;个责任,回家好好呆在你干爸、干妈身边,可别乱走了。”。

   就这样,我们几个人与表弟点点的女朋友大舅阿昶交谈了一会,我们将竹排交付于点点的未?#21019;?#33285;阿?#35780;?#20154;,于是一块?#21483;?#26397;着林玉玉二姑妈家开的超市走去——

   或许,近三十年的风风雨雨,当我从连江新闻网看到那些十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山山水水和古老的历史古山寨建筑院落。?#26434;?#24515;里的古城、古?#22351;饋⒐拍埂?#21476;悬?#20303;?#21476;村寨?#32422;?#21476;建筑群落充满了怀念和回忆。

   也许,年青人的激情走遍?#22235;?#20010;年代里的山山水水,一大群天性使然的无忧无虑的青年人,整天除了练习传统的?#28075;?#20043;外,再就是东游西逛游走于大山区里的古迹与山水竹林之中———

   我们十三四个青年人,虽说一天到晚溜溜达达,但是大家十分亲密。尤其在这一大帮青年人当中唯独我是东北人,其他的全部是当地的少数民族的人。不过,除了叶玉菁、谢?#21152;?#20108;人是汉族人之外,全部是少数民族的畲族、高山族和客家青年人。

   温麻明朝古城的老街区,太阳?#19979;?/span>(五四东路)是一幢民国时期的古老砖瓦石头建筑,体现出了?#20998;?#26575;拉明哥风格式的建筑。这里原来是民国老县委的旧址,建国之后我们的县委便搬进了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建筑里边。

   而由于历史的特殊原因,太阳?#19979;?#26368;底下的一层在上个?#20848;?#20843;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全部租赁出去成为了一家家商店买卖铺户,其中在正中间的左侧是一家红色?#21494;?#40657;字的“影艺苑?#20445;?#36825;里是一家个人开的小影视公司加上摄影工作室,听说专?#25490;?#35757;演员和模特儿的公?#23613;?#32780;就在小影视公?#23621;也?#20415;是一家门楼不大的古玩玉器金银器加工小公司,只见门楼下边古色古香的长长仿?#25490;?#21310;吸引了我,那黑黑长长宽度足足有半米左右,几个金漆大字“琦惠古玩玉器店”。在双扇玻璃钢门上贴着红色黑色的贴纸字样的介绍,诸如什么各种田黄石玉器、和田玉石加工雕花、各种金银器具模具加工与镶金技术设备等?#26085;?#36148;字样。原来,这里是一家个人开设的以古玩玉器雕刻、加工、原石玉器贩卖、?#32422;?#21508;种金银器具、金银模具、镶金设备贩卖的小公?#23613;?/span>

   其实,这个琦惠古玩玉器店(公司)是干老妹钟声同学(发小)林玉萍开的个人买卖,而林玉?#21152;?#26159;我刚刚认识?#22351;?#19977;天的大师妹,而林玉?#21152;?#26159;恩师林子详老人的大女儿、大师兄林文远的亲妹妹。

   此刻,我们借用林玉玉家(阿玉)的军用吉普车,此刻已经开到了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前边。就在我们几个青年人陆?#21483;?#32493;走下了吉普车,我却先行走到?#35828;?#38376;口抬头观看着那块古色古香的长牌?#36965;?#22240;为这块长约近两米的仿?#25490;曝也唤?#26377;仿?#30424;?#38613;?#22871;?#26679;,还有特殊雕花的微型浮雕镶嵌着四个边角煞是好看。

   这工夫,阿军从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前的水果摊?#30333;?#20102;过来。他叫陈玉军(阿军),我新认识的朋友之一。当年阿军他二十二岁,一米八的个头瘦瘦的、高高的,圆圆的脸儿上多了一些?#22253;子?#20919;酷。上下一身当地(石狮原产地)特产的水磨石牛仔衣裤更显得十分憔悴苍老了不少。他是林玉萍的中学同学,因为?#30422;子心?#20013;风的毛病走路不方便,全家四口人全靠着父亲在国营长龙华侨茶厂当工人,全家人靠着他父亲的一千七百多元的工资生活,还得上学的上学、有病的吃药理疗因此紧紧巴巴地养活着一家人。因为当地的物价水平十分高,生活也十分不容?#20303;?#21035;看是一个山区小小县城,但是物价与福州?#26143;?/span>(确切地说是福州北郊区)是同步的物价水平,这里的人们贫富差距十分大,百分之八十以上老城区的人们家家开买卖商铺,借助?#32982;?#22260;附近几个大港口(可门、马尾、北仑、罗源湾、定海、晋安和黄歧)进行着商品出口贸?#20303;?#29289;流进口交易,也有一些当地人利用轮船、运输船暗中走?#28966;?#22806;日常用品、衣物、机械产品?#32422;?#23567;汽车与配套的零部件,再运输到山区里边的个人公司和小工厂私人组?#21834;?#36137;卖。

   于是,阿军在高一那年弃学不上了为了解决家中的经?#32654;?#38590;。于是应中学老同学林玉萍的邀请和劝说便从林玉萍?#32422;?#23478;的琦惠古玩玉器店进了一些货物,直接在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前边空地上支撑起来一个小摊位,便作起了古玩玉器贩卖的小生意。就这样,阿军白天在阿萍的琦惠古玩玉器店门口摆地摊,晚上就去干老妹钟声家前边的敖江大桥上,推板车卖水果以挣来的钱给母亲?#23614;?#20859;家。而阿军的水果小摊位就是我常常去的地方,一则能买到进价的新鲜枇杷果、香蕉、火龙果,二则当地高温、高热、高湿的海洋气候,一天到晚热得要命,再加上一天的训练的运动量十分大,一天下来真可谓“汗流如水?#20445;约?#22352;在卧房里肠道都是滚烫的,为了?#28404;?#27599;一天洗凉水澡就得四五次之多,弄得表弟点点的卧室卫生间湿漉漉的。

   这工夫,阿军走到我面?#21543;?#33011;膊便搂住我的肩膀说:“哎!宝?#26657;?#26152;晚的炸蝎子、炸蜈蚣串子好?#22253;桑?#26126;天咱们上百胜?#30149;?#40644;歧的海?#29627;?#35753;我阿龙哥(他亲大哥)弄点特色风味,怎么样?”此刻,我刚要张嘴回复阿军的问话,小胜子左手拎着那把带?#30424;?#29615;的车钥匙,摇摇?#20301;我?#21103;流氓模样走到我们二人跟前,先开口大声嚷嚷道:“哎,哎,我说阿军啊,昨天我请大家吃?#25925;?#35828;什么了?早上阿公叔(二叔钟琦鸣)已经说了明天一大早,人家家里人,全家人开车去武夷山游玩去!你还是等等吧~”。这时,就在小胜子嚷嚷的这工夫阿英、阿菁、李军三个人走了过来。此刻,大舌头李军一挥手拍了一下小胜子的?#28304;?#20914;着小胜子开玩笑地说道:“哎!哎!山猪哥,你嚷嚷什么?这是门口别挡道!去,去,边上呆着去!要么进屋,要么一边站!别当拦路虎!”。我一看这两位总是这熊样,一天到晚一见面就闹总是没个“正儿八经”的样子。这时突然我想上厕所,于是乎冲着大家甩了甩手示意他们先进屋,此时,阿英、小胜子二人忙冲着我嚷嚷道:“宝?#26657;?#20320;快点,我们呆一会就走~快点澳~”。

   这工夫,我有?#22351;?/span>“内急?#20445;?#30528;急忙慌地冲着琦惠古玩玉器店东边的公?#33162;?#25152;跑了过去,可是当我一路小跑来?#35762;?#25152;门时,?#21916;?#22836;(蔡启臣)在那里站?#20284;?#26469;冲着我嚷嚷道:“哎!哎!怎么又是你啊?上回那五毛钱还未给我呢!正好交一元钱你再进厕所!”我此刻急忙翻了翻兜“好吗,大白扔,空空如也!”我这工夫都快憋不住了,急得我冲着?#21916;?#22836;哀求嚷嚷道:“好了,蔡老大爷,你让我进去吧,憋不住,一会你上阿萍那取一块钱不就完事吗?”此刻,?#21916;?#22836;看着我着急得脸红脖子粗忙摆了摆手说道:“行啦,行啦,快进去吧,别尿裤子了。钟点和谢?#21152;?#26469;了吗?我管她们要一块钱得了,快进去吧!”此时,我一边绕过厕所门口处的桌子,一阵狂风似的钻进了公?#33162;?#25152;里边,扭过头冲着公?#33162;?#25152;外边的?#21916;?#22836;大声说道:?#23433;?#21482;是阿点,阿?#23478;?#26469;了,还有你外孙女阿丽,我们一块坐车来的,在阿萍的古董店呢!”

   此刻,我已经冲进?#39034;?#27668;熏天的公?#33162;?#25152;,而?#21916;?#22836;还是在门口外边冲着厕所里边的我叫嚷道:“就是阿丽来了也不好使,?#20063;还?#20320;要一元钱,我找钟点要去!就是我外孙女上厕所也得收费,这是县政府的规定谁也不?#26657;?#19978;公?#33162;?#25152;必须收费!”。

   此刻,我蹲在厕所里边一边小便,一边嘿嘿直乐冲着门口处回答道:“哎呀!我说蔡大爷,上?#25991;?#20116;毛钱,我?#20960;?#20320;准备出来了。我前天骑车上海鲜大市场买东西路过你这里,?#19978;?#20320;闹肚子在厕所里边蹲着的呢。哎!对了,蔡大爷你上厕所,谁收费呀?”这工夫,?#21916;?#22836;一听我这么说话气得直接走进了公?#33162;?#25152;,一直走到我身边冲着我嚷嚷道:“我上厕所不花钱,我是厕所所长~”。他的话一说完顿时逗得我哈哈直乐,?#22351;?#19977;秒?#27704;喜?#22836;?#32422;?#20063;“?#35785;輟?#19968;下笑?#20284;?#26469;。

   就这样,一老一少为了一句话逗得哈哈直乐……

   原来,南方人、北方人在生活习惯、行为方式、语言举止、日常生活上不一样,尤其是长江以南、闽江流域的八闽红土地域,人们的日常生活与东北人的日常生活完完全全是两码事。在长江以南的各各地方上厕所是要“花钱消费”的。比如传统“信仰”问题上,在纵横于八百里宽阔的闽江流域,在十万座大山峰?#33267;?#30340;八闽红土地上,人们日常生活信仰的却是“妈祖”文化、海洋文化、道教文化、禅宗文化?#32422;?#21313;分传统的儒家文化综合体系。这也是有别于辽?#21491;员薄?#20140;津?#21592;保?#26356;是不同于以黑土著称的“东北三省”?#20064;?#22995;生活方式。

   “江南人”的日常生活习惯是“早茶、午茶、下午茶?#32422;啊耙瓜保?#21916;欢吃“大排档”。白天上班街面上行人稀少,一般的大?#20013;?#36208;的多数是旅游的人或者是闲散人员,而到了晚上?#35828;?#19968;过,?#20064;?#22995;倾巢而出逛?#25925;?#30340;、购物的、喝晚茶的、吃“大排档”的,一直热闹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这才结束。

   原来福建人的日常习惯上班一族,尤其是白天上班的(早九点晚五点),服务行业尤其是商场、超?#23567;?#39277;店、宾馆都是两班倒、三班倒。十分特殊而又十分特别的是一年四季,由于地处特殊的东南沿海的亚?#21364;?#22320;域,一年四季只有?#21512;那?#19977;个季节。尤其是山区里的农民们的生活?#32469;降?#32780;又十分繁忙,以福州山区的地理条件来说,一年三季水稻田,百分之七十以上为山?#38138;?#30000;占多数。而耕种的山脉土地多数是茶叶居多,尤其是明前茶、秋茶两大时期。

   而城?#23567;?#20065;镇日常打工的行业人们都是上午十点到下午四点、五点,而商场、超?#23567;?#39277;店、旅馆、各种服务行业却十?#21046;?#24618;就是不一样,因为这些行业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三班倒的是家常便饭。不过也有不少个人家的买卖店铺从上午九点开业一直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钟才关?#29275;?#19981;过打工的员工也是两班倒、三班倒。在古老的古城县区里打工的工资,在当时那个年代里从一千五起价一直达到五千多元不一样。当时,福建人处于山区和海岸地域,不像东北三省那样重工?#24403;?#22320;开花结果,真实的历史是在计划经济时代里以福州为例子,只有几家大型的国家企?#23707;?#22269;营企业,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改革开放初期形成的“外资企业、台商企业、个体户?#32422;?#20010;人公司买卖”以加工业为多数。

   而从四川、安徽、河南、湖南、湖北来到福州打工的人群占了福州的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到四十左右,例如长乐县和连江镸只有常住人口五十多万人和四十多万人口,而外来人口达到了十几万和二十几万还多。而且大多数都是暂住人口居多,因为大部分外?#21019;?#24037;者呆上个两年、三年或者四年、五年便迁移南下五百公里以外的发达的广东省。

   当时,南方人“洗?#36335;?#20197;拍打为主,由于江河纵横、水网众多等等特殊条件影响,福州人习惯在江?#24433;?#36793;洗衣,用水果树木制作拍打的木板。从来不像北方人那样?#20040;?#32479;的洗衣板搓洗为主,虽然南方人的洗?#36335;?#21313;分古老而又让人不理解,或许这里的地理环境与湿润度有关。因为,山区又是山连江、江连海的特殊环?#24120;?#39640;热、高湿、海洋气候,湿润程?#21364;?#21040;百分之一百以上,尤其是“梅雨季节”里素有“梅雨初分三五月,台风再起六八时”。梅雨季节里一场小雨哩哩啦啦下上个八九天、十几天是家常便饭。

   因为,南方人土地极少、人口众多。比如:“福建”省来说,十亩地七分是山峰?#33267;ⅰ?#19977;分江水纵横山峰之间。而农村农民的田地是半山坡的“梯田?#20445;图?#23569;数的峡谷田园、河滩土地,多数是山林、梯田、茶园、竹林这也就是大山区里边极为十?#21046;?#36941;的事情。为了解决一部分下岗工人与老年人生活上的困难,也为了进一步解决旅游景点、景区脏、乱、差问题。在上个?#20848;?#20843;十年代中期,在长江、?#26149;印?#38397;江、江苏、上海、?#28966;?#22320;区、闽、浙、?#21360;?#24509;、湘、川、陕等流域实施了旅游景点、景区厕所卫生?#30333;?#20154;承包”制度,每一年按招标、聘用标准执?#26657;?#27599;一年上缴地方政府多少钱财采用个人承包责任制,?#28304;?#26469;充实环境建设之经费之中。后来,全面铺开由原来的旅游景点、景区扩展到了镇、乡、县、?#32422;笆星?#37324;边,上公?#33162;?#25152;花钱成为了江南水乡人们生活之中的?#22351;饋?#22855;葩”风景线。

   老县委楼下(原太阳楼)左侧,?#21916;?#22836;,卫生所所长(公?#33162;?#25152;负责人),凡游客、行人进公?#33162;?#25152;收费五角一位,标准是不管任何人进一次厕所收费五角……

   后来,我直接回到了大师妹阿萍(真实名?#33267;?#29577;萍)开的琦惠古玩玉器店。可是,当我顺着一楼走上二楼办公室,这才发现这里有三四位老师傅正坐在小玉石机床前忙碌着,而楼梯口?#20063;?#20415;是大师妹阿萍的办公室。此时,她的办公室门开着里边传出来一阵阵子说话的声音。我急忙走了进去“呵”房间里八九个人正谈论着什么。这工夫,?#20063;?#21457;现房间只有二十多平方米,一张办公桌、两张破旧的木椅子,靠北?#37233;?#25143;下边一张小小的木?#30149;?/span>

   此刻,大师妹阿?#23478;?#30475;我走了进来,急忙?#24433;?#20844;桌的椅子上站?#20284;?#26469;。她十分热情而又落落大方地冲着我说:“哎哟!宝仔师兄,快,快过来坐这里,你看人一多就没有地方了,师兄可是头一次到我的小公司来?”此时,我也显得十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因为此时她正直视地看着我。虽然说这件小插曲已经过去了快三十年了,但是心里头还是记得十分清楚。因为当时办公室里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小老头,就坐在大师妹阿萍的后边小木床上。他叫陈东,五十七岁,一米五十多小个子,胖墩墩的十足是个胖子,圆脸、大眼睛、秃?#28304;?#27833;光锃亮。他可是凤凰老城区里的风光人物,十足的大?#20064;澹?#24320;了一家全凤凰老古城唯一的黄岐古玩(艺术)有限责任公司,在江南乡、敖江古镇、凤城镇、黄歧半岛、定海老城?#32422;?#31649;坂镇里唯一家县级对外出口公司,主要是各种古董、玉器、竹编产品、朩雕、艺术产品。还有来料加工各种金、银、器具,玉石、玛瑙、各种手工艺玉石产品、各种木雕、竹雕等等。尤其是当地福州五虎山里的特殊产品“田黄石”艺术品。

据当时恩师林子详亲口对我说过,陈东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20160;?#23601;达一千万左右。这在现在?#32431;?#19981;算多也算少,而在当时那个计划经济统治下的改革开放初期,那可算是一个风光型的人物了。而且在黄岐码头还开了一家货运轮船公司,虽然没有几条运输船,但是手下五条几万吨的货物运输船舶,还是让他显得在马尾地区数得上是个船老大。

   不过呢,当时恩师林子详一再告诫于我,不要我与陈东这个人交往,因为这个小老头虽然是一个有钱的人,但是这个人人品不?#26657;?#36947;德水平极差,为人阴阳?#21046;?#30340;又是一个十足的坏?#21834;?#21518;来,我跟干爸钟琦麟和干老妹钟声讲述了结交了新朋友陈东的事情。当时,干爸钟琦麟和干老妹钟声二人就跟我讲述了这个大坏蛋的过去历史,也是十分严肃地警告?#20063;?#35201;和这个人交往,?#28304;?#36825;两次谈话之后便再也没与这位人物见面交往,有两次在海鲜市场买东西时碰巧见过,不过当时我都特殊地回避了这个人。

   后来,我还是在敖江大桥上见到陈玉军(阿军),才从他嘴巴里得知好朋友谢?#21152;?#36319;陈东这个大?#20064;?#22909;上了,这才知道好朋友谢?#21152;?#24403;上了陈东的第五任情人兼职女秘书。没过几天,好朋友谢?#21152;?#30340;原来男朋友阿龙出车祸了,是给别人运输货物去南平的武夷山半道途中翻车了,最后摔死在了山涧峡谷里边了。

   当时,好朋友阿龙(真实名?#33267;?#32461;龙)出车祸的前三天还特地开着汽车邀请我们七八个人一块去了黄歧半岛的海滩黑鲛崖吃海鲜野味。当时,干老妹钟声与我还有大表哥钟镇涛还开玩笑,说?#21364;?#30528;喝好朋友谢?#21152;?#19982;好朋友阿龙的喜酒呢,因为当时二人准备来年五一结婚。

   可是……一场无形的阴谋已经展开了。

   也许,一个人在爱情的道路上会巧遇阴谋,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阿龙,就是这样的悲惨世界里的小人物,女主人公谢?#21152;ⅲ?#25105;的干表妹钟声,她的同学兼闺密)

    当年阿英(真实名?#20013;煥加ⅲ?/span>28岁,一米七十多,高高瘦痩的,瓜子脸、浓眉、大眼睛,爱说爱笑,爱打扮。一个爱情悲剧里的女主人公。没过几天好朋友谢?#21152;?#19982;陈东卖掉了公司去了?#24405;?#22369;,听当?#22791;?#32769;妹钟声说大?#20064;?#38472;东出钱给好朋友谢?#21152;?#21150;理了?#24405;?#22369;藉的户照,成为了一名拥有?#24405;?#22369;国籍的中国人。  

   第二年,我在家乡接到了来于?#24405;?#22369;的信件,这才知道了好朋友谢?#21152;?#19982;陈东的一些事情,她和商人陈东分手了。被商人陈东的阴谋所骗?#40644;?#36828;嫁?#24405;?#22369;,成为了?#24405;?#22369;人。后来又认识现在的老公阿昌,可是没过多久因为经营不善,被商人的阴谋所骗赌气乘船去了广东的大澳岛

   实际呢,在后来的几年里,干老妹钟声寄来的信件里才知道了好朋友谢?#21152;?#30340;一些经历,原来她被阴谋与爱情所骗,远渡南洋?#24405;?#22369;又?#21215;?#20102;小商人阿昌,由于经营不善致使拖欠了一些债务,?#22351;眉?#22827;妻二人实?#37322;?#28193;去了日本的冲绳半岛,在一个渔场打工……

    这正是:人心、阴谋、金钱、圈套、赌气、情?#23567;?#38452;谋与爱情。这就是我的江南水乡几个好朋友的人生经历。



 编辑?#21512;?#25163;香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email protected]  网站邮箱:[email protected]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36293826 位访客
欧赔最新分析技巧 腾讯分分彩1个月赢40w 000157个股资料股票行情 球探网球比分直播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手机版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源 四川时时彩app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尚合彩票游戏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哪个双色球网站可以合买 脱兔电竞比分网app